1930  
記憶深處,淚眼朦朧,霧皚迷迷,晨光融融,雲朵重重,顧盼離離,情怨深深,天色,依稀可辨,只是迷亂中,淚光盈盈,思緒紛亂,只感頭重腳輕,仿佛要飛往天空,那輕紗般的雲端,只為尋你飄忽的身影,雲光重疊,迷幻視線,你在何處?天際無邊,教我怎樣看清你俏麗的面容?!

回首彼岸,淚已滴落。旭日高升,伸手輕柔撥開天堂的漫紗,雲朵精靈調皮四散,裂開了天之痕,湛藍的天空,是你清澈如水的雙眸,藍得清純,藍得溫柔,藍得深情,帶著淡淡的憂傷。你在哪兒?我只看見你海一般炫藍的眸魂,你眼裏的陽光,明媚瀟灑,透過藍天親吻著我的肌膚,暖暖的,流過我心底,泛起一股迷漫的悲情!

這是什麼季節?陽光如此絢爛,輕風拂面楊柳飄,花開芳香迷人醉。身邊放著一壺茉莉花荼,清香撲鼻,仿佛又見你的身影。一襲紫衣長裙,流動著你身上獨有的香味,聞著香氣,沉沉睡去。

夢裏,又回到了茉莉花香的季節。初夏的早上,陽光如豎琴的音律,帶著金色的味道,灑向碧綠的田野山澗。青青草兒,悠悠白雲,潺潺溪水,油綠綠的森林,鳥兒盡情歌唱!穿過森林,一片綠色的海洋向我湧來,震撼著我的心靈!

輕輕的提起步伐,生怕傷了這些自然界的尤物。綠葉一片片,迷醉一重重!輕風挑逗著齊腰的茉莉花樹,葉兒輕輕舞動,示意著友好。一些葉兒,長得緩慢,青綠中帶著幾分嫩黃,像還未發育成熟的黃毛小子;一些葉兒,貪婪吸收著土地的營養,長得豐滿油亮,已經頗有紳士的範兒。輕輕撫摸這些可愛的小生物,感覺它們是那麼的脆弱。薄薄的身軀,仿佛是一片綠色的紙,柔嫩輕盈;又似天上的雲朵,輕飄飄,一陣風便可將它們吹得瑟瑟發抖。

仔細看,樹兒的頂端已長出了花蕾,三五成群束於一棵樹上,吸收著母體的精元。多飽滿多可愛的花蕾,在綠色外衣的包裹下,藏著白色的“嬰兒”。綠嘟嘟的,像小人國裏嬰兒的小手,輕輕的蜷縮著。風兒,是它們傳遞花語的使者;陽光,是它們即將綻放的力量;雨水,是它們展開笑臉的動力。

向縱深的“海洋”深處尋找,發現,這裏的海拔更高,陽光更充足,看啊,一朵,兩朵,三朵,從近及遠,好幾處的茉莉盈盈盛放!種種顏色,各種姿態,嫵媚萬千!這一朵,手指般大小,潔白如雪,淡雅如略施粉黛的鄰家少女,清純嬌小,卻透露出藏不住的少女風韻;那一朵,一層層,一片片,由裏向放旋轉式的開放著,如舞蹈中的妙齡少女,穿著層層疊疊的舞衣,在初夏的陽光中,在輕搖的微風中,在綠色的舞臺中,毫不隱藏婀娜的身段,曼妙的舞姿,心無旁騖的陶醉在綠野夏光裏。

那一朵紫色的花兒,四片相連,似停駐在樹尖的蝴蝶,美麗優雅,清淡無暇。我欲蹲下,聞其香味,只見一襲紫衣的你,早已親吻了這可人的花兒。“好香啊!”你茉莉花般清雅的聲音如天籟之聲飄入我的耳朵,如喝了一口茉莉花茶,香了鼻間,潤了嗓子,醉了心田!

我蹲下,想看清你的面容,於是四目相對,你的眼如茉莉一般在陽光下流露出清新與純潔;你的膚色如茉莉一般晶瑩透白;你的發,披在胸前,如茉莉的花的海洋,飄著迷人的芳香!我們相視一笑,起身,朝茉莉花開得最絢爛的地方走去。

我們談著對花的喜愛,談著花的香氣,談著一切有關花的故事。也許,這就是一相鍾情!每個週末的早上,你我會不約而同的在花海中相遇。我坐在茶亭裏,將新鮮採摘的茉莉花放進古色古香的茶壺中,待一旁清冽的泉水煮沸,便半它倒入茶壺中,花兒跟著水的流動,哈哈的跳起舞來,自然有力的扭動著身軀,興高采烈的唱著幽幽清香的歌謠。你坐在我的對面,面前有一張木制的褐色長桌,桌上放著七弦琴,你挺直腰杆,稍稍側著頭,將秀發習慣性的置於胸前,不一會兒,一曲《茉莉花香》便悠悠蕩蕩飄於天際。

由於花香,我們相遇、相知,相戀,喜結良緣。

美麗的回憶在夢中反復出現,眼中流出幸福的淚水!一陣轟隆的雷聲,無情的斬斷了我的美夢,窗外,天色昏暗,烏雲蓋頂,風來,不再那樣輕輕,不再那樣溫柔,不再傳來茉莉的香味,它由一個溫婉的女子,變成一個無惡不作的魔鬼,用盡所有的魔力,肆虐著,狂躁著,暴怒著,想摧毀一切美好的事物!巨風,劇烈的搖晃著,搖得樹兒前仰後翻,折了枝,斷了腰;搖得雨兒帶著風塵毫無情面的捶打著窗戶;搖得雲兒翻滾,電閃雷鳴。

我被這雷聲嚇得心跳不止,出了一身冷汗,我的妻,我的愛人,為什麼這幕又要重現,那天,你就是在風雨大作,雷聲轟鳴的路上遇到了意外,從此便杳無音訊,消失在我的生活裏。

雨停,天空大地恢復了平靜,點點雨滴,從屋簷下墜落,敲打著地面,也在敲打著我的心,親,你在哪里,我可否尋到你?高燒一直不退,一夢一世間,一夢一輪回。

我的淚又從眼角流出,不知這是悲痛、想念、抑或是對茉莉花田裏帶著深深眷戀的回憶。

有一個最初感應判斷 駅の階段で体重を支えきれない! 傷感是什麼味道 犬友モモタローくん 無憂無慮輕盈的飄飛 時間的味道 渴望和寬容 在茫茫的海天一線 那年我們一起去看海 一聲歎息

創作者介紹

美好的回回憶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