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心情記事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支離破碎的街巷,城市的殘垣斷壁是承載過往的符號,夕陽的光輝籠罩在這片土地上,殘雪在落幕的餘溫中依然蒸騰著點點水汽。一個女人走進這裡,她就像是位舞者一步步從過去泛黃的時光中走進這彷彿是裝幀好的回憶錄。每一塊石頭,每一道橫樑都刻著曾經的繁華與那段血雨腥風的煎熬往昔。湖藍色的長發盤在頭上,曾經的少女先今已是人母。她不在年輕,時光在她的面容上留下了走過的痕跡,只是眼中的清澈和堅定一如往昔。女人一邊走一邊撫摸著這些見證後代可以將這段歲月刻在歷史中的記錄的殘骸,她穿行在這些廢墟之中,彷彿她是從畫中來的舞者,彷彿她已經歷過滄海桑田的瞬間萬千,彷彿時間凝固在那段不堪的歲月唱著繁華落盡的悲歌。每一道斷牆後面都有一個枯骨的哀泣,每一扇窗櫺背後都隱藏著一個無家可歸的魂魄靜靜的徘徊在這裡守望著這來之不易的和平。
多少年前,可以許願的七龍珠就已經消失,受到重創的人類只能憑藉自己的力量重建家園。如果,如果還有那傳說中的神龍,如果那些人從一開始就不曾來過,如果這只是她的一個終究要醒來的夢境,如果沒有如果…
外面的滄桑似乎影響不到她寂靜的內心,她是走在與時間相反的方向上的,一幕幕的回望過去的那些日子,平靜而專注。她早已洞悉了這個世界的瑣瑣碎碎,飄著生活氣息的小巷、龐雜街道的浮華、亦或是品嚐酸甜苦辣的眾生相…
或許是上了年紀的人都喜歡回憶,亦或是喜歡回憶的人都添了一些年紀。最近她時不時的陷入某種意境中追味發呆,誰會浮現誰又會沉落?她在想她的朋友,那些從敵人轉變為朋友的傢伙們,她在想那個人,總是一身冰冷的戰鬥狂,掛著一張萬年撲克老K臉,像是所有人的債主。人的一生是孤獨的,注定要看一輩子孤獨的風景,不斷地和周圍世界的所有揮手告別,想著自己擁有了萬物,沒準下個路口一個拐彎便淪為了乞丐。她沒有奢望過那個人會呆在自己身邊一生一世不離不棄,不會有什麼事物會成為禁錮他前進腳步的枷鎖。直到那一天,他終是沒有回來,那種看不見人聽不見聲的離別或許才是最哀傷的道別,從那一刻開始便沒有重逢的相約與如期而至的期望。婦人再也不會聽到有人抱怨說是重力室又壞了、也不會有人讓她這樣關心留意、為他的執著發脾氣,那個和她吵架從來不會贏的男人化成了星空中的塵埃,飄蕩在這個宇宙之中。他們之間,終究是有著羈絆的嗎?
上帝說“活在回憶裡的人最幸福,也最痛苦!”
是的,他和她走散了,再無相見的機會,於是她走回回憶中將那段他們倆一同生活的歲月再重溫一次,以便在流年中和他在聚一聚。回想一點點穿過佯裝平靜的表面,像根刺抵在那難以撫平的傷口。音樂開始的時候,四周逐漸溢出夏天蝶舞花裳的清香。然而,回憶是殘忍的,它將活著的人細細凌遲直到血肉模糊,回憶中停留著那份現如今已經無法挽回的愛情。她知道他們之間隔著一條河,她在此岸,他在彼岸,光陰岸兩邊開滿的繁華鎖住了誰的愛戀與思念。他們之間存在的是愛情嗎?她不忍問,他不會回答,但是無言中卻內核著石破天驚的情緣。他們之間可以用“有緣無分”來形容,相聚卻不能相守。沉睡已久的布幕緩緩拉開,現在終於可以用“物是人非”來形容了,是該快樂還是該憂傷。少男少女從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那個曾經的夢閃耀在似有似無的透明的水晶鞋裡,歲月的戰車碾過青春隆隆而過,當年的那位少女尋找龍珠的心願是什麼來著。回憶中的人又是脆弱的,不經意間就會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最悲美的不是陪著愛人一同赴死,而是替他在漫長寒冷的日子中活下去。習慣了無期的等待之中,將盛開的花朵慢慢熬到枯萎。生命是一座恢弘的城,隨著歲月的風化出現裂縫直到用手一碰便會轟然倒塌,化成細細的流沙,狂風吹起沙塵漫天飛舞。
這位湖藍色長發的婦人必將心如止水的走完此生,留下一片蒼涼和無盡的嘆息化成承載著一切的花瓣,守著兩個人過去的美好。她是活在愛的綿延之中,在滾燙的心上跳著舞,她將絕望譜成了舞曲的。然而,隔著時空的布幕看回去,越美好就會越淒涼。謝幕前,她要上演一幕屬於自己的戲,這場獨角戲的導演演員與觀眾均是自己,舞台上的一顰一笑如落雪無聲。舉手投足均是啞然的姿態。
風吹過街道,鬢角幾縷湖藍色的髮絲隨風飄起,逆風飛過時光,此生用此雙眼替他看著這晴乾萬世。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是一個冬季輪迴,冬天如少女般又整妝束髮的來臨,呼嘯著寒風吹至。吹敗了殘花,吹落了枯葉。凜冽的風吹殤了蝕骨的疼痛,獨自淒咽著。
    遊漫在這淒風獨嘯的夜裡,單薄的身軀怎禁得起這惡魔般的厲風侵蝕,早已冷的發顫。多少回游盪在這條淒寂的道路上?多少回與浦江擦身而過?從未停歇過自己的身影觀望江水的容顏,今日,又匆匆地從你身邊踏過。我不知有多少回這樣匆忙的腳步?想,有一天停歇下一切匆忙地步伐,回望一番。望一望,那些被遺忘的風景;憶一憶,曾留下的美好足跡。
    或許我把自己壓抑的太久,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心嚮往何放?到如今,我也無法完全釋懷。思至此,紅淚悄然盈眶,我真的好想痛哭一場,讓積壓的愁悶隨著淚珠一流即逝。
    並無一點技能在身的我,常常受人譏諷.因為我喜愛讀書,也經常買些課外讀物,尤其是詩集.每每捧起書本想如飢似渴之時,長輩就會斥責說:"每天讀這些書有什麼用,又不考大學,正經事不去做,在這浪費工夫".總之說了很多打擊的話,一句一言傷的是心靈的痛楚,我不敢說我要飽讀詩書,但讀書習文也錯了嗎?
    在這個現實的社會中沒有一點的生活技術,就無法安生在這個世界,這個社會,因為競爭很大,所以就會被淘汰.
    一絲泠泠的晚風又吹起,好黑的夜,我不知道度過了多少個徹夜?也不知道將來要度過怎樣的黑夜?長思處,真希望在我游弋在漆黑的夜裡,尋不到前方的路之時,能有一顆璀璨的夜明珠為我指引方向,引我尋回舊時的快樂.
    獨自扶案凝墨,冰冷的文字卻是我永遠揮之不去的寒冷利劍。字字句句穿腸而過。添上一件棉衣,暫時的溫暖,暖的只是皮囊,卻暖不回似千年寒冰樣的心。
    在這座過於繁華的都市,究竟有多少人是歡心富足的?太多的人在追求,在拼搏,在為未來奮鬥.還有多少人能夠談泊一切名利,真想做一個隱居之士​​,這世界的任何喧囂繁景都與我不相干.社會在快速地發展前行,難道人心也在快速的泯滅不成嗎?哀嘆一聲,“浮雲世態紛紛戀,秋草人情日日疏。”
    在這死寂的深夜,是誰敲喚著心底的傷痕?為何又讓我斷盡愁腸?愁到斷腸,焉得叫人不傷悲。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為最普通的上班族,每天等車、趕車、坐車、下車,幾乎佔滿、填滿了我衣食住行中“行”的全部。
每天一睜眼就洗漱,完畢之後就急急忙忙的去趕著點的去乘車,往車站牌前走,運氣好時,要坐的那路車剛好就在眼前,而且本站上的人已經上完,自己也順利的上去了,司機才開車,同時車上又不是很擠,更好時還有座位,較好時,車剛行一站,就有人下車,下車的人就是自己扶手旁。
還有些時候,自己在站牌前等車,等了好久,好不容易來了趟車,因為半天不來,所以,聚集蜂擁過來的乘客很多。要么司機前面有許多輛其他路線的車,司機在距離站牌很遠處就停了,人們蜂一般的跑過去很遠,累的氣喘吁籲、半天上不去;要么司機見前面有車,就開到所有停靠在本站的車的最前面,大家以為車要停,人流就跟著車跑了很遠,我覺得這樣很危險,還容易閃了那些跑的慢的,每天趕車還是很辛苦的。若是個大站,一站就上了多半車人,還是擠不上去,由於趕著上班(每個單位都有嚴格的考勤制度),誰都不願意落下,特別是雨天,泥裡、水里;頭上、腳上的。好容易擠上車,拿著傘,擠得人透不過氣來,腳下無立錐之地,不敢用濕傘將別人的衣服什麼的弄濕,好歹先抓住椅背、扶手或是拉環,使自己不在行駛和剎車時擠壓到別人或摔了自己。常常擁擠不堪的車裡,首先使自己站穩不倒,這是人的本能;然後看過一站車內是否有鬆動,若有,下意識地往寬鬆處以擺脫擁擠和窒息。若相距下車地很遠看自己是否有好運氣碰上即將要下車的;若自己沒幾站就下,即使自己身旁有人下車,自己也會讓給老弱病孕人士坐的。
還有的時候,自己快到站牌跟前了,人上完了,車啟動了,自己跑呀追吧都不行了,那個懊惱勁呀無以言表,只恨自己為啥不早出門幾分鐘… …又得等下一趟車了,不知道要等多長時間,不知下輛車又是一個啥狀況。
經常一大早坐車上班,我上的那站人特別多不說,車行兩三站上車的人亦超級多,車上是在擠不上來,沒上來的人抓著車門不鬆,眼看一車人走不了,車內實在再擠不出一丁點地方了,若是車外人說:“都是趕著去上班嗎,勞駕大家再讓讓嗎”;或者“說我打卡後走後門上行不?”,司機也就讓上來了。若是車外人說:“我上不來,大家也都別走。”那車內就開鍋了,激起公憤了,車內像放焰火似的,各個都是火藥桶。偶爾會碰上機智的司機,把發動機蓋子掀開,嘟嘟兩三下,車內散發出一股焦糊味,車走不了了,車壞了,坐下趟吧,著急的、才上來的乘客就趕緊下車,以順利輕鬆的趕坐下趟車,下了半車人,司機油門一踩,噌地開走了。有回我暗自慶幸自己沒下,哎呀,上班坐車真是:憑機會、拼體力、看風格、考口才、靠智慧。真不容易呀,還要按時到達單位,不至於考勤遲到,被鎖在大門外。
看慣了趕車、坐車的辛苦,看慣了司機的生、噌、冷、倔和幽默機智,看慣了車內乘客因擠壓發生的口角和摩擦。下來看看司機的幽默傳單印刷,有一次上車,車行三站時,上車的人特別多。又有一些人抓著車門不肯坐下趟車。司機說:“回頭,看看後面跟著是不是?”許多人一看,果然下趟車空蕩蕩的,卻一味知道向前看。不知道退一步海闊天空。一次,車內並不很擠,一乘客上車後,不肯向後門移動,司機說:“你得是掏的錢比別人多。”那人不好意思的向車後面走去。哈哈。還有一次,一乘客上車後,一屁股坐在車的發動機的蓋子上,司機很幽默的說:“你掏錢多少我都不敢讓你坐,燙!!!”呵呵。哎呀,成年累月的坐車,遇到車上擁擠不堪、吵架鬥嘴的事也不少,司空見慣了。
職業生涯十六年,坐車生活遠遠長於職業生涯,十幾年如一日,每天在追趕擁擠的公交車,坐車的豐富經歷,猶如職場競爭一樣。從等車或趕車開始,是否在你到達站牌後不幾分鐘車就來了,而且本站上車的人不多,車內還有座位或乘客不多,起碼不受擁擠之苦;更多的時候,車剛啟動,你剛趕過來,好心的司機亦停住車,讓你上了,一番感謝之後,你先刷卡,獲得乘車的資格,站穩;然後下意識找椅背雜物架 、扶手或拉環扶好站好;找個什麼位置扶好站好,也是看你的運氣和機會了;其次,能否迅速捕獲哪個座位上的人快要下車了,自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潛意識中再努力一下,使自己有個座位坐。這三點有點像在職場中混的情形。
站穩腳跟是初進職場的姿態;扶好站好是在職場轉正前後一段時間所必須的姿態;有機會在適當或恰當地位置坐下來,是在職場有一定地位的體現。下車有點像退休不在職了。至於那些開車去上班的,他們在地位金錢上面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績,要么是職場領導、要么是骨幹、要么自己當老闆、要么給老闆當左右手,已經不用擁擠到擠大公交的洪流中了,他們已經在衣食住行各方面不用如此辛苦了,不用再面臨這麼激烈的初級競爭了。
若把每輛車比作每個不同的職場的話,老年人一大早再去和青壯年一樣去趕車,首先從體力上就不佔優勢;腿腳不利索的也會錯失幾多機會。即使老人已經上車了,卻發現來坐車的老人比老弱病殘孕特座多的多;更別想,有虛位以待的情況。因此,沒車的、兒女沒車的老人,實在是有要事不得不出門趕上班的點的話,那就看運氣和機會了。
坐了二十年的大公交,可以說是久經“車場”了,真是冬坐三九,夏坐三伏。三九,還好擠擠暖和也容易被賊光顧,可三伏天就大不一樣了。在高溫天出行,整個空氣中瀰漫著燥熱的氣流,每個人都是一個巨大的熱體,個個穿的少又都揮汗如雨,經常是車上有人有狐臭,那難聞的臭氣味真讓人休克,巴不得跳下車去走著去上班,無奈距離要下的站還很遠,唉,不可忍也得忍呀,此時,我可羨慕車窗外不在職場的人了,早早起來,悠閒自得的鍛煉、開心快樂的聊天,好不愜意。不用身為形役,不用再累地想方設法的擠入某職場,天天時時用心經營著某種自以為有用的網絡關係;真羨慕他們不用把人生的大部分時間交給用以糊口的職場,可以自己自由的支配自己的晚年生活,可以多些步行,少些坐車、少些狼狽、少些壓力、少些病痛、多些健康和歡笑。真羨慕,他們不用這麼每天這樣疲於奔命,無暇自瞻,自顧不暇。細細品味坐車之感,其間的況味,真和混戰職場一樣一樣的。今天也是泡一壺濃茶,細細品讀坐車之味,品味職場酸甜苦辣辛。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靈魂徘徊在地獄的邊緣,我跌進了中年危機的泥潭,我好想自救,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也許磨難於我是一種歷練,就讓我學會如何放下,嘗試著用一種心情去替換原來晦澀的心境。 - 題記
太陽終於出來了,那灰濛蒙的水氣終於散開,我打開窗讓風吹進來,乾爽的風吹散了我連日來心裡的陰霾。我用手捋了下頭髮,快樂忽然在心底開了花 China company setup
該清理一下房間了,桌子上,電視機上的灰塵。我仔細地一遍遍地擦拭,直到自己都滿意的笑了。或許這個工作好久沒有搞過了,再不打掃真的會長黴菌的,不是說懶人懶福嗎。換身衣服就像換了種心情,扔掉些許的不適,踢踢腿,擺擺手,走出家門貓屋
當久了宅男,走在街上有些不自然。就像在棚子裡的秧苗,忽然揭開薄膜曬太陽。我也不明白怎會這樣,可能是習慣了網絡生活,每天對著電腦,一切都是虛擬的,忽然來到真實的世界,我反而手忙腳亂。眼神總會閃避熟人的目光,手裡不時的把玩著手機,希望有人給我一個短信,那怕是個陌生人錯發了也好啊。真有人發過來了,哈,還是個女的,可惜是我妹妹喲,也好啊,有事可做了,不用尷尬了。還是回家吧,再無聊也可以在電腦上看看國家大事,和某位網友玩玩暖昧,看幾集美劇。看來我成了溫室裡的小花朵了。
發動車去找幾個朋友吧,發現有好久沒聯絡了。雖然情人是無時無刻的想念,但有些朋友卻是一生一世的牽掛,朋友還是很重要的嘛。吃飯 K表歌,反正隨便啦,只要在一起就開心啦。
今兒有點讒,
今兒有點想,
無聊的日子,
心裡空蕩盪,
約上死黨,
嘿嘿,聚一場,
歡聲笑語,
你慫我,我慫你,
幽默滿堂,
酒整瓶的幹,
讓我們重回相識的時光辦公碎紙儀器
換一種心情,就換了一種活法,幸福和痛苦之間只是隔著兩個字,放下。如果我們能夠放下心中的負累,我們的心間會綻放出潔美的蓮花。即使我們的心靈蒙上了厚厚的灰塵,有一天也會用快樂的心情清掃出場。如果我們始終執著自已的不幸,我們的人生軌跡會一直是灰濛蒙線條,永無止境。

浮世若夢,生死契闊,變幻無常,就讓我們學會放下,笑看人生 Mosquito Screen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8 Fri 2011 12:19
  • 清歡

歲末。冬。清冷。

不是疏離,不是遺忘,其實任何一份感動,我都願意去細細體味,當我收到遠在天府的邀請的瞬間,我怎麼也不能再像這之前那般自若地微笑,我的心思開始凝固。

那個城市,我曾經魂牽夢縈了多久?那年看《金沙》,我又是怎樣唏噓長嘆?那一出舞台劇,幻如詩畫迷宮,美如神話世界,我眼睜睜地看著金與沙三千年的等待,終究只是寂寞流年裡,一朵妖嬈的花短暫的開。
  
金沙遺址就在成都。我曾經對自己說過,若有機會出去走一走,我會先選擇去成都,去看一看金沙遺址,去感受一下金與沙那纏綿悱惻的愛情,去看一看那兩公分的距離是怎樣讓人如同隔世。可是,拋開這份心願吧,拋開,全拋開,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怎樣想見那些和我隔著一米距離的人:老大、梅、星塵,湘,丫頭、蓉兒、蔚藍、海、愛貞、碎……
  
恍不過神來,因這場聚會。歌說的一點也沒錯,我就是喜歡站窗前,像現在,我在看窗外來往的行人,飛馳而過的車流,所有的喧囂和嘈雜全然消失了,我的眼前,靜寂無聲。

終是無法成行的,我清楚地知道這點。當我告訴碎我因瑣事羈絆太多不能成行的時候,我長長地嘆氣,我對自己說,或者終這一生,我也無法走一次這樣的蓉城了。

可是,生命中總會有一些遺憾的不是嗎?

人生很短,我卻相信有緣千里,此次我不能見你們,我相信若干年後,我一定會微笑著出現在你們的面前,當我們就那樣聚首,請你們記得一定要說這次相聚的感動和難忘,我會靜靜地聽;我也會說我在遠方虔誠的守望和祝福,好讓你們也知道,我曾經有過怎樣的取捨,和怎樣深深的遺憾。

然後,靜坐,與你們喝著茶,慢慢地撿拾一些記憶的碎片。
  
這是清歡。
  
有些時候,我希望的僅此而已。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遇到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里,但她心裡是喜歡的,從塵埃里開出花來……這是張愛玲給胡蘭成的一張照片背後的字,戀愛中的人特有的卑微和喜歡吧?

不小心開了一朵虛擬的花,那是一朵小小的很稚嫩的花,它掙扎著綻放開來,開在屏前,固執卻又神經質……屏後的人卻不屑一顧… …

花開有聲,花落無聲,有意無意中,開出來的花讓她變得很低很低,當你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你就會低到泥土裡去,不管是名人還是凡夫俗子?打不動字了,她的縹緲的視線從鍵盤上抬起來,正好迎著窗外那棵法桐縫隙裡投射過來的一縷陽光,陰天之後的太陽在清冷的早晨卻格外耀眼,她揉揉發澀的眼睛,視線就模糊了,她說她不小心流淚了,心裡很酸,他說,扯淡……

很清楚自己心裡的感覺,從第一眼看到他的照片的那一刻起,那天她放肆地和他說,好帥哦,我喜歡你的腿……秋水共長天一色,一直以為醉了她的是那映入眼簾的那一幀風景,其實,內心裡更清楚醉了她的是那照片上的人。

她一直開著QQ,他闖入了她的視線,是那並不寬厚的肩膀,是那眉清目秀的模樣,就那麼直截了當地輕輕撥動了她的心弦。

是那平時無所顧忌的狂話,是信口開河開著不著邊際的放肆的玩笑?他的放蕩不羈,亦或是他細膩的文字,亦或是他的多彩的故事?

他的立場很鮮明,除了美女除了同城,你縱是天仙我也不要,感情是個鳥?整天搞些看不見的東西,莫名其妙,她聽到自己心碎裂的聲音,刺痛的感覺從胸口傳遞到指尖,她敲鍵盤的手在微微地顫抖著……

她是他底線之外的一朵曇花,甚至連曇花也不是;她的感覺也只是一廂情願,她只是蔓延到他屏後的一粒不起眼的塵埃,一揮手就飄散了,從不曾開始,哪來的拒絕?你還這麼幼稚?是窗外的冷風透窗而來麼?她感覺渾身都冰冷,她幻想著他那張照片,那一抹碧海藍天……天藍藍,海藍藍,屏前清冷,屏後愁雲慘淡,是窗外幾片浮雲遮望眼……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的繁華終於在夜幕中落盡,夜開始還原其本色,燈影下的寂靜,蒼穹下的點點燈光,一切的一切都如往常一樣進入了夢鄉。習慣於這種深夜靜坐的我,於是在黑暗中不停地敲打著鍵盤,把所有的生活點滴一併收入我的文字字典裡。
  

夜,是消遣寂寞的黃金時段。有人出入燈紅酒綠,有人筆拙在文字中,有人在享受生活的奢侈,有人在為未來的生活擔擾,有人在幸福中走失自已,有人在痛苦中尋找自我,有人……夜夾雜著太多太多,就像我,消遣寂寞的唯一藉口就是深夜靜坐,時不時地與文字為伍,沒思想的時候,聽聽音樂,有思想的時候,寫上幾句,把所有開心的和不開心的一點一滴載入文筆,迎合著夜的意境,寫出開心,寫出痛苦,寫出心底的脆弱與無助。聽著不停敲擊鍵盤的聲音,心卻莫名的低沉,聲音也莫名哽咽了許多。對於文字這個窗口,有些盛不下我此時的心事,釋放不了內心的酸楚,徘徊在文字的海洋裡,任憑思緒開始蔓延於腦海的每一個角落,乘著夜深人靜的時候,在沉思裡慢慢渡過。


夜幕下,所有的思緒如張白紙,呈現在眼前的只有單純的黑色,這樣的夜,黑的有些深邃,讓人無法探索到未來。夜,沉了下來,我的思想也隨之沉下,無數次對自已說,趁著這無邊的夜幕,整理一下心情,化解一下愁緒。在黑暗中應該把白天的勞累放下,將心思和著文筆,隨著鍵盤輕輕走出來,呈現出最真實的自我。人,要活得簡單、快樂,這才是生活的真諦所在。沒有人能夠完全拋開生活,沒有人能夠徹底放下內心的傷與痛,只有在逆境中慢慢學會堅強,慢慢學會遺忘。
此時的夜,任憑文字在飛揚,一句句、一遍遍的道出心情,整理過去。生活像時鐘,走過了,就永遠返回不到原來的起點,那些曾經的美好、曾經的夢想,此刻,已成無奈,在歲月催殘中,被現實肆意的放驅,被無情的沖洗掉這個夜,竟是如此讓人無法忘懷,箋筆之下,始終找不到理性的真我。人生,歲月,這些名詞瞬間變得平淡而蒼老,甚至無力。黑色中挾帶著音樂,在耳邊迴響,這所有的一切,只能隨著夜色走進我的文字,襯託我的心情,一併在深夜和著寂靜而憂傷……
  

夜,好美……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開始發現時光的殘酷。

一個人生命中,看到時光荏苒流轉,但是卻無力再去改變什麼。

我不明白為什麼想到時光就會想到回憶,想到過去如白駒過隙般的往事,伴隨著時光的加速度,我發現自己總是在成長著。思緒可以如雜草般生長,可以如雜草般荒蕪。如果生命可以留滯在某個角落,我想我可以看得更加蒼遠。

一陣風吹過,像大漠一般拙劣的粗線條,肆虐地吹過原野,原本鮮活靈動的物像一瞬間被風乾。我是否可以用低垂的淚來滋潤一片角落?哪怕是簡簡單單的一個被遺忘的角落?

如果時間真的如此殘酷,必須要用心跳來做它的殉葬,我想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什麼。

我想到一系列的詞彙:仰望、凝望、守望、最後是奢望。

我相信過去發生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我相信它們都擁有著最美好的初顏。

在我的想像中,最悲哀的莫過於漫天花雨。浪漫中帶著泣血的殘酷,唯美中透著哀傷的淒絕。如果讓我在一片落英繽紛中想回憶,數記憶,我想,我會淚流滿面的。

忽然想到了生與死。幾十年的時間真的會很快,對嗎?無數個睿智的老者曾經對我說過這些。面對那些天下間最純淨的智慧,我無力質疑。也許,人的一生,真的很快很快。可我想不透,究竟陽光下的這群最高級的生命體該用什麼去反映生命的存在,該用什麼去描述生命的意義。可我分明看到的只是他們在為一日三餐而奔波勞累。那不是生命的意義!絕對不是!可究竟意義為何?情?欲?愛?憎?名?利?權?勢?可那些終將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塵封墳墓的廢墟!

我們記得千年前的老聃,記得千年前的莊周,記得千年前的所有。可是,千年以後呢?還會有誰知道道德經為何?還有誰會記得逍遙遊為何?誰會記得曾經滄桑的千千萬萬為何?

不過,如果千年以後的蒼穹如果會黯然失色,也許我還可以繼續安然而臥。忽然想到,其實,只要自己心安理得就好。那樣,至少,我會記得自己。這就是我最大的意義。

以前寫過一段話:希望在億萬年後,你曾經擁有過的一切會化作你永恆的墓碑,讓它來證明,曾經,你與它同生,現在,你將與它共存。

一萬年太久,我只想捕捉到天空中最唯美的一刻,用它做成我最平靜而又流光溢彩的一生。所有的一切也許都太過絢麗,太過斑斕,我可以把它們棄如敝履。但時光與回憶,我會讓它們幻化成我最炫耀的心跳,無止無休……

婚宴酒席|Domestic Helper|Virtual Office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