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角,風亂奏相思的音符,卷起三尺的塵埃。你在三尺之外,搖曳離去。

若是在最美的年華相遇,是否也會在最窘迫的年華里追憶,最無望時離開…

太多的美麗,美麗的回憶,記憶的傷,記憶的歌還在吹拂青春的腳步,一串又一串冰冷的腳步,踩著會痛,空氣很擁擠,兩個鼻孔都不夠用,風寒毫不猶豫的襲擊肺的深處,感冒也在我身體中停頓。於是乎,心亂如麻,肺愁眉苦臉。趕走了感冒,也趕不走陪你看落花的年華,只有在期期待待中等,三尺之外,你是否看見…

想寫有你的故事,看一圈又一遍的花開香滿懷,記憶中有你,樹下笑容可掬,卻沒有我存在的意義

青春,蒼白梗塞,寫不出你的故事,寫不出無奈,邂逅的花瓣,一朵你的無奈,一朵你的決然離開,三尺之外,青春有多少可等可懷?等候懷念,一切的一切,已是定局,不如,淡入淡出的淡忘,淡然淡定的淡薄…

最美的年華,最美的快樂,遇見你的,三尺之外,花開花敗,幸福瀠洄,駐足亦或流暢,坐樹下細品花姿百態…

不在歎世事無常,冬天的冷,依稀悠長,枯萎了的樹丫,凋零的氣氛,天氣不由人所想,池塘邊青青柳還是微風蕩漾,煙霧一絲絲織成無邊的網,把壓抑全收納心扉,在心靈深處呼吸又呼吸,聞不到冬天的暖陽,聞不到青草的馨香…

張望又回望,記憶的路,零碎散亂,在陰冷的天氣下,發出厭惡的黴菌氣息,好久沒看到太陽,天空灰濛濛的色彩,單調…

討厭這樣的天氣,有時候,甚至懷疑自己的眼睛,是否看錯了,是否近視了?原來自己沒有看錯

雲沉兮霧重,情深兮愛濃。世俗無定,誰的兒女情長,看到紗擋住的半個蒼穹,三尺的塵埃,親手送上的離別,淚淚斷紋,累滴滴答答的四處流竄,無可躲藏。

下一次,親手寫不出的願望,為你還是為自己,茫然又難忘,熠熠耀眼,刺痛你曾經住過的地方…曾經,以為一輩子一定很長,會不會沒時間陪你看夠春暖花開?看夏日荷樣,看秋楓葉紅,看白露為霜,只不過,三尺塵埃落定,遠離天崖四方,一切成哀,紅塵不過是萬丈…

寫不出故事,筆跡有點淡化,化不出你的模樣,青青的故事,有你,有我,有疑重的空氣,還是當初的三尺萬丈,藏不了,埋不下,青青那三尺萬丈,流竄不了隱隱約約的天空,變化成光芒透霧煙,穿梭黑暗亦是潮濕的地方.

花,總有落盡的時候。夜夜歎息,上鉉月滄滄,不遙望,不冷傷。紅塵,不過是萬丈

總是對自己說,寫一個故事,一個沒有離別的故事吧!沒有曾經的滄海和巫山雲雨,沒有太多的淚撒九霄雲外,下筆太倉促,揮不去的別離,總是與影相隨,亦或是,不自覺地成了生命的一部分。總對自己說,這個世界有太多的別離,下一刻,不想製造太多的悲具,不自不覺的就寫成壓抑,低沉,低潮,別離…總是問自己,為何寫完一篇又一篇的花開花落?一首又一首的三尺塵埃?最後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不希望結局,不希望離別,大概還有希冀,不想過早畫上句號;害怕失去你,害怕找不到你。

青春,若無其事的你,打擾我世界的寧靜,淡淡的煙草,靜靜的韶華,彼岸的花開,舊屋簷下的櫻花雨…不懂花事,不懂花信,不懂花語,不為花期

匆匆亦匆匆,來不及說再見,來不及。該開心吧!因為,再見,便是再也不見。

冬風拼命的奏著別離,下個季節,在哪裡沉睡?一個人,一座城,回憶人生;一段過往,過客層層。看不透,三尺塵埃,一堆草叢,一坯黃土,沉沉浮浮

寫不完的結局,不完整;一遍又一遍的練筆,一頁頁撕扯的廢紙,滲透春夏秋冬,時光如梭,就這麼一直淡下去,沒有結局的結局我的青春不是我的,放肆指尖的風,把淚水風乾成夜的色調,灰,白,暗然,交織,還有燈光,迷離…

誰的舊愛,不是別人的新歡?紅塵過客,戲說人生,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你若有意栽楊柳,來年雁棲樹枝頭。懸崖萬丈,錯過的風花雪月與誰說?期待下次花開,趁著月色聽聽花開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美好的回回憶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