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們還是孩子;假如時間倒著走,誰用憂傷荒蕪了年生?在每個起風的日子裡我淺唱這段失色獨白,任時光滄桑了等待。那些早已風化的喧囂塵埃繾綣在濃濃夜色中,寂寞卻開了花,滿地荼靡。而我依舊喜歡用鋼筆記錄腦海裡一閃而過的零碎,泛黃的紙張乾涸了墨跡。那個無言懵懂的年少,誰又還在誰的回憶裡?
慵懶的初夏,風帶著些許溫度柔柔的吹過臉頰。四周很安靜,能聽到樹葉抖動時細微的聲響。我一直都很享受這種來自大自然的靜謐,或許只有此時的我才足夠‘淡定’。坐在角落看人影晃動,穿梭往來,突然就覺得自己那麼蒼老,恍若一個遲暮者。
光線透過稀疏的枝椏投影在地面,一片星星點點。我彷彿回到了童年的那片菜園,那片開滿了黃燦燦的油菜花的小天地。那時有一群小屁孩會拿著用竹竿和破漁網做的捕蝶工具追趕蝴蝶,會提起卷的高高的褲腿在溪邊摸魚,會趁家長外出時抱著洋娃娃在房間裡玩過家家,會在涼爽的傍晚坐在門前的草地上說長大了要當什麼什麼
生命裡總會有人進進出出。時光精心設計了每個人的每段相遇和別離,從孩提到成年再到遲暮,懵懵懂懂,有些回憶揮之不去。恍然發現我們肆意揮霍的青春真的就如風一般空洞洞地從手心溜走,一年又一年,誰也無力挽留。總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便嘗試著以一個筆者的身分記錄起年華裡抹不掉剪不斷的思緒。矯情嗎?或許吧,我們只是重複著每個人都重複的故事罷了,就像娟子說的︰“有天她也會像現下的我們一樣懷念著她現下日子.一切又回到了原點.接下來又該開始旅程.一步一步的”。
青春的巷道裡人來人往,親情、友情、愛情,我們被情溫暖著也被情傷害著,有些人迷失了自己,有些人卻福祉了下去。我們都是快樂的孩子,只是某些時候習慣了憂傷。
習慣了在幽靜的夜晚看著窗外寒光點點,什麼也不做;習慣了坐在角落看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習慣了看著舊時的筆札發呆;習慣了懷念,習慣了習慣。
滌蕩在心間的憂傷與福祉,忘卻或銘記的時光,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那個花開的季節裡,我們歡笑、我們哭泣,只因我們一起。假如我們還是孩子;假如時間倒著走;假如時光沒有盡頭;假如生命裡還有無數個花開的季節;浮生若夢,花香依舊。那些假如的事

大自然吹來的雨後微風 勇於活出自己 青春像一首輕快美妙的歌 窗外風景穿透的人生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 初秋不經意的到來 回憶里的我到底還是我嗎 被風吹走的夢 一個人走在路途 鍾情的景象 不再是個孩子 雪花的消逝 內心的一點光 暴風雨襲擊后狼籍一片 停下你前行的腳步 天熱得人抬不起頭來 盡情的仰望天空 別離,道一聲珍重 再見不知是否永別 用以衡量的天秤

創作者介紹

美好的回回憶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