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吃飯的時候和鄰居們說說笑笑,每天的話題除了笑話還是笑話。兩道院子五六個姐妹真是熱鬧非凡,有把院子都抬起的笑聲。
吃過飯已經是六點多鐘,春日的陽光還有“一竹竿”那麼高。突然一鄰居對我說“哦,不知道現下山上的苜蓿長大了沒有?”我說︰“我聽女兒說,有好多人都在山上揪苜蓿了,說明可以揪了。”於是和鄰居趕緊動身,騎著機車,要到遙遠的高山上,才可以有種苜蓿的地。
兩個人走到大路邊,鄰居讓走東頭,我就要走西頭。鄰居笑著說“西頭沒有苜蓿的影子,看你咋辦?”我說“我正想出山去找找春天的感覺了。”“哦,原來你想出去散心了,還讓我陪你去?”兩個人說說笑笑,走著。
到了苜蓿地,一片土黃,根本看不到綠草的影子。仔細看,才從草叢裡偶爾看見剛剛長出來苜蓿頭。當我看到這些藏在草叢裡的苜蓿,心裡好失望,覺得還是打道回府吧﹗誰知道鄰居竟然說“揪吧﹗既然來了,就揪多少是多少。”於是和鄰居低頭揪苜蓿,只有在靠著陽光邊得牆根邊,才有小小的苜蓿頭。要揪這些苜蓿頭,要慢慢的把草叢撥開,然後小心翼翼的把綠色的苜蓿頭揪下。“哎呀﹗乾草棍把我的手指都劃破了。”我叫著,鄰居跑過來笑著對我說“好了個嘴,苦了個腿。為了吃到新鮮的苜蓿菜,盡然把手指頭劃破了。”我笑著說“只要吃到新鮮菜,劃破手指也值。”兩個人哈哈大笑,又開始分頭忙碌。
太陽越來越低了,一尺,兩尺……鄰居看看自己手裡的手提袋,對我說“差不多了吧﹗為了吃稀罕,這么多了。”說著把自己手裡的手提袋往一起攏攏。
“哎呀﹗你的好像比我的多?”我問鄰居。
“我的是比你得多,但是我的沒有你的乾淨啊﹗”她看看袋子裡的碧綠苜蓿,用手把乾草往出撿。
“我的是少,但是很乾淨,基本沒有撿頭了。”
兩個人揪啊揪,一直揪到太陽落西山了。“好了,夠了,回家吧﹗”鄰居說著直起了彎了足足有兩個多將近三個小時的腰,擠擠自己的眼睛“哎呀﹗我的眼睛都腫了。”她就說,就看我“天哪﹗你的眼睛比我的都腫的厲害啊﹗”兩個人哈哈哈大笑。笑自己像個小孩子,說風就雨;笑自己好吃到極點,為了吃新鮮苜蓿,竟然流血珠,兩只眼睛都  腫了。
回家的路上,兩個人手裡都拿著自己一天的豐收美餐。腰依舊酸痛,眼睛依舊腫著,流血的指頭依舊隱隱作痛。但是兩個人內心充滿歡樂,笑聲留在回家的路上。
過去人吃苜蓿是為了填飽肚子;如今人吃苜蓿是為了調劑伙食而吃稀罕。明天就要吃到新鮮的“苜蓿菜”了,孩子們一定會高興的。

欣賞自己 晨練 在遙遠的日子裡 品味生活 因為愛,所以欺騙 不止的思考 懸崖邊緣 向命運走去 生活的意義 快樂掌握在自己心中 永恆的白色 讀閑書 如果只有夢想 漂泊的人

創作者介紹

美好的回回憶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