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0  
浪子自小生在小興安嶺的山腳下,有山有水的小山村,身上有三個哥哥都生在內蒙古老家,從記事起就面對著黑黑的土地,瓦藍瓦藍的天空,青青的草甸子,清澈見底的小河,草長鶯飛鳥語花香,後山樹木成蔭長著各色雜草,還有很多說不出名字的各種植物,最熟悉的還是我們長采的蘑菇,黃花子,高粱果,酸姆薑,山韭菜,蕨菜,榆樹錢,還有很多野菜也只有媽媽認識,採摘回來給我們包餡吃,咬一口是先苦後甜啊!那時生活全國各地都是一樣艱辛,糧食不夠吃只有用野菜添補,能吃飽就是幸運的了。

那時穿的每一件衣服都有補丁,很少買過新衣服,基本都是用哥哥們穿過的改一下,印象最深的就是冒煙雪也叫大煙炮,雪在呼嘯的風中像燃燒的火,燃燒著天和地。我那時小總喜歡在外面玩耍,手腳都凍壞了,舊的傷口好了新的又出來了,每年都是這樣。冬天好玩的很多,瞪滑子,狗拉扒犁,抽冰尜,爬雪山,鑽雪洞,套野兔,隨著哥哥們掏冰窟窿打漁抓蛤蟆,在風雪天攆野雞,要是渴了就抓一把雪吃,吃過雪的男孩子才會更有北方男人的個性和率真。

浪子自小就花心,喜歡種花,養花,采花,為了采河邊的一朵馬蘭花掉進水裏差點淹死,是哥哥手疾眼快把我從水裏撈上來,手裏的馬蘭花依然還緊緊地攥在手裏,雖然嘴裏還吐著河水。我有自己的花園和鄰家女孩挨著,相互交換著種子,相互除草澆水看護,我還和鄰家女孩學會了跳格子,打口袋,她家有很多書籍,第一次看到就讓我著迷。小時候特別淘氣頑皮,很快就成了附近孩子的頭,統領著幾十個小夥伴,很多孩子都比我還大,上山下河騎馬放羊什麼都敢做。唯一的弱點就是害怕蟲子,還記得去鄰居家偷李子,不知道怎麼就讓蟲子(貼樹皮)掉到我的衣服領子裏,嚇得我晚上做夢都哭醒了,現在我不敢上樹摘水果,就是那時嚇得,成了我一生無法治癒的痛。就是因為我總淘氣沒少挨媽媽的揍,可是打完我就跟沒事似的照樣頑劣,訓練我的部隊,我的士兵。

那時小村子只有一條土路通往城裏,來回上學都在想這條路可以走出去,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夢想著有一天走出去看看外邊的世界。每次放學除了幫家裏幹活,我就是去鄰居家看書,從小人書看起,唐詩宋詞,四大名著,《隋唐演義》《楊家將》《三俠五義》《聊齋志異》《西廂記》《嶽飛傳》《封神演義》。我喜歡毛主席詩詞,大氣豪放,喜歡嶽飛的《滿江紅》慷慨激昂。知道了塞納河,萊茵河,多瑙河,古老的黃河。也知道了普希金,雨果,羅曼·羅蘭,魯迅,老舍,巴金,郭沫若,高爾基,海明威,畢加索等數不勝數的名人學者。知道了世界很大,有七個大洲四個大洋,才知道我住的村子很小,小到地圖上都找不到它的名字。

我從上學學習一直是名列前茅的,很快就當上了班長,第一個教我的是一個民辦老師許老師,教我的第一堂課是拼音,我學得特別扎實,就是現在寫文章也都是用拼音打字,獎狀掛滿了我家一面土牆。也就是在我滿懷夢想的時候,善良的勤勞的堅強的嚴厲的媽媽,突然地走了,在那個充滿陽光的下午,在那個突然下起了雨的下午,在剛喝完五大連池水的下午,無聲無息地走了,留下一幫無依無靠的孩子,留下一幫沒有母愛的孩子,像初春的小草在風雨裏搖曳。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在我醒來時媽媽已經被埋葬在後山上了,只看見哥哥弟弟們眼睛紅紅的,默默地流著眼淚,從此,我們就成了沒媽的孩子。

有媽時不管好壞我們都能穿暖,沒媽了也就沒人給做的那樣及時了,讓我大病一場,差一點沒去見媽媽,沒辦法休學在家養病。隨著年齡的增長隨著現實的變化,我的心感到了壓抑,彷徨。除了在家自學,到中午或晚上還要給爸爸和哥哥們做飯,剩餘時間煩悶了就寫些文章,或者小詩之類的文字解悶。長期的練習和琢磨讓我迷上了文字,它可以抒發感情,揮灑無奈,喜怒笑罵酸甜苦辣都在方塊裏暢快淋漓,不知不覺中就成了文藝青年了。後來,當地作家聽說了我的學習經歷,專門來家裏看望了我,讓我受到了鼓舞增強了信心,在很多的報紙和刊物上發表了豆腐塊,很多謳歌家鄉的作品還獲了獎。

也就在這時認識鄰村裏的姑娘雪兒,高高的個子,好看的模樣,雪花一樣的純潔,她聰明善良好流淚,也會因為這些那些的原因心裏壓抑,也喜歡寫些文字,和我有過差不多的經歷。我們基本每天一封書信,一篇文稿,讓她的小妹和我的小妹來回捎,我的小妹在她家的村子上學,她的小妹和我的小妹是同學,從此後成了我們的通信員了。一場驀然飄落的絨雪/是否帶著孤獨和彷徨/你的神情像綻放在雪中的殤/你的背影留給我的不是寒冷/是風雪裏梅花一樣的倔強。

兩個不懂愛情的青春少年,所幻想的愛情也許就是小說裏劇本裏電影裏的愛情,美好,憧憬,甜蜜。牽著彼此的手,看著這繁華落幕的人間,也相信愛情是世上有血有肉的真實感情,也羡慕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相互攙扶,漫漫地在夕陽裏散步。多少人總是在一起很久,就是走不進彼此的今生,因為年少,因為懵懂,因為不知道的因為,所以只能苦苦的相約與來生,留給今生的也許都是無言的也許。把每個平淡的日子/都當成你我的相依/握緊彼此的手不離不棄/縱使滿目滄桑/縱使容顏老去/你也是我內心裏永恆的回憶。

雖然相互喜歡相互愛慕,可誰也沒有去捅破那層窗戶紙,最主要的還是我在愛情面前的懦弱,讓我失去了擺在眼前的那份愛情,沒有好好的珍惜把握住,遺憾半生。假如我們不能在一起/茫茫人海為什麼還要相遇/為什麼還要相知相惜/怎麼就不能你過你的獨木橋/我走我的青草地/即使我們相逢在一起/也不用感激流涕/可為什麼還要讓高山流水知音/把我們癡迷/分別多年了還在珍惜和回憶/還這樣彼此懂你。

當南去的列車呼嘯著開走的那一刻,心裏更多的是依依不捨,得到的是曾經詩情畫意的溫馨,失去的是一段對真實感情的糾結。這個世界真的很大,大的彼此一生都沒機會相遇,這個世界真的很小,小的一轉身就看到了你的皺紋。此時我無法面對熟悉的景物,只有順著那條老村路離開了生養我的家鄉,從此開始了流浪和漂泊的日子。也明白了愛情就是相溶以沫,接納和磨合,只有有血有肉的愛情,才會經得住似水流年,平淡和喧鬧之中的攜手與並肩。在漂泊和流浪中成長,才恍然醒悟,我真是一個不懂感情的面面,在你面前我真是啞口無言。

人生就是這樣有失就有得,上帝為你關閉了一扇門,可同時也會為你打開一扇窗。浪子才明白,外面的世界才是自己最想要的,新奇,刺激,無奈,眼淚,失落,艱辛,坎坷,流離,失所。浪子明白每一個城市都不會相信眼淚,更不會容納男人的眼淚去洗刷懦弱,要死就痛快的去死,不想死就痛快的堅強的活著。每一個創業者必須要走的路,每一個浪子必經的考驗,拿出我們祖輩留下的質樸和倔強,腳踏實地走好每一步,人過留名,雁過留聲啊。

浪子不是為家而生的,因為浪子的夢一直在路上,只有在路上的日子才是豐富多彩的,就像一條小船,它的使命就是漂泊,有一天不在海上漂泊了,它的宿命也就終止了。只要想看到最美好的風景,自己就只有一直走在路上。儘管在漂泊和打拼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也有了繁華都市裏屬於自己的家,享受著樓上樓下電燈電話暖氣和空調的生活,可浪子的心裏一直深深地記得,自己是一個農民,一個勤勞質樸呆板善良的農民,不管在都市燈紅酒綠裏呆多少年,都不會改變。

也明白了什麼是夫妻,就是兩個人一起行,兩個人一起停,你渴時為你端來一杯水,我冷時為我送來一件衣 ,不用一句言語,只要一個眼神。

其實人可以改變生活,改變人生,改變自己的世界的,卻改變不了自己的身份,內心深處還是感覺農民才是最親切最真實的稱呼,因為,我們最初的記憶和夢想早就在那裏紮根了。

一路風塵,四季如一,漂泊是為了夢想的精彩,流浪是為了生命的輝煌。心的軌跡 錢的味道 お気に入りのオイル エクスペリアでは 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 親愛的,難過了請擁抱自己 秋風時節秋意濃 那些年,我們一起祭奠的童年 那些留在風中的花朵 ニーハイブーツの方

創作者介紹

美好的回回憶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