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愛情是一盞燈,那麼你是電源,我是燈芯。燈芯沒有了電源,不管美得如何標緻,也只是一件被人遺棄的廢物。沒有了我,你依然可以串起別人的光芒,而我沒有你卻將流離失所此生。

2011年元月初,連續下了三天小雨的深圳變得很冷清。合上筆記本,披著你送的圍巾徒步走進暮色蒼白的冬晚。路過桃源居的時候,發現花園門口依舊是喜氣洋洋的張燈結綵。我早就知道,就算你我不在,街上華燈初上時,大門金碧輝煌的桃源居依然會惹來觀賞的人群。

放晴了的天空,卻不見雲彩。灰暗的天色上,有著我讀不盡的陰霾,一如我理不清的思緒。那片天空,裝著的是怎麼樣的冷漠,不然何以冷得如此刺人?也許,真正冷的不是天氣,而是我心底的寂寞和難過吧!面對季節的風,我想了許多溫暖的詞藻,一直沒能將自己的心溫暖。

在暮色朦朧裡,我只是一個路人,帶著對你的思念沒有目的地從街上漫步到郊外。許多情侶挽著手從我身邊經過,那景象多麼像曾經的我們。不對,我們看起來必定比他們更親昵,更浪漫。可是,你不陪在我身邊,甚至對我說永遠都不再理我的那刻起,我已經沒有資本和別人較幸福。羡慕,變成我愛情字典裡一組心痛的詞語,在歲月的磨礪中漸漸演變成妒忌。

寂寞無邊的風拂過,留下一片無可擦拭的冰冷。獨自坐在樹蔭的籐椅上看著往來的人,心更像被風吹亂的樹梢,在寒冷的風中獨自顫抖。歲月沒有童話,我和你的愛情也只能各自安放流年夢幻。兩個人的記憶,分存兩個人的心,因為不愛很難碰撞到一塊。我們就像上和下的兩輛電梯,你上去的時候,我正在下來,怎麼也遇不到最初的你我。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拿出你我的合照細細觀看。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相片的你能夠笑得那麼燦爛,現實的你卻如一塊冷冰。你責怪我為何不對你專一,為什麼不好好的愛你。但是轉過身,我卻看見你抱著她笑得比春花還要美麗。這場盛大的笑話裡,到底誰才最可笑,最可恨?你知道答案嗎?我不想知道答案。

曾經……也只是曾經,我幻想幸福的樣子,幻想過與你在美麗的桃源居築建我們美麗的小窩。當日出的時候,我們站在陽臺曬太陽;當日落的時候,我們坐在噴泉旁賞花……這是你給我的未來,給我的承諾,如今時光如白駒過隙,怎奈一陣寒風吹過,只剩下淒冷對我在寒風中傻笑。

你離開以後,我終日以淚洗臉。看著窗外流年的風景,想起時光飛逝,我真的不甘心為你付出這麼多的青春,只換來你一句:好自為之。我死去的年華,誰來幫我拯救?因為你的離開,南方溫暖的天空也忍不住要飄雨三天,那些寒冰的雨粒粒都似要保護我一樣,久久地逗留在我的心裡。我想笑,可是,聽著傷感情歌,我的心都碎了。

夜色漸濃,夜幕更深,我依舊在路上。風很冷,吹痛了我的靈魂,沒有等待的家我不想回,或許我的心早已流離失所,根本就沒有家可回。站在風裡,淚水被凝結,劃開了臉頰的溫暖,一切如夢。你不是我,可以狠心遺棄我。我不是你,可以堅決忘記你。我是沒有電源的燈,在紅塵陌上獨自守候自己的黑暗。

Who rose through the ranks of the organization's The victims' families in urgent need of compensation The family violence register Welfare fraud sentence revoked 23 enterprises have been banned from JobBridge The government's agenda in the mortgage Controversy of euthanasia activist Philip Nitschke Roskin reached 29.5 degrees If the central bank does have access to content Delarme's latest outbreak of tape

創作者介紹

美好的回回憶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