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獸的腿斷了,失血過多讓它奄奄一息。它的媽媽逃走了,沒有帶走它,也帶不走它了。獵人在它的面前,舉著槍,隨時都有殺死它的可能。在這一刻,小野獸特別希望那把威脅它的槍突然沒有子彈或者早點發出那致命的響聲。有時候,等待是一件比死海可怕的事情。因為等待裏,有無數的可能性。它的腿很疼,腦袋也是,它拼盡全力不想去想結果。獵人的槍口還對著它,它無力去顧忌了。有那麼一瞬間,它想到了它死後的事情。是被掩埋在黑暗的泥土裏爛掉嗎?被人把身上美麗的皮毛剝光了,赤裸裸得疼著死掉?那樣的死相真難看,小野獸莫名其妙覺得挺羞澀的,羞澀到了噁心的地步。死了之後,會有臭味的吧?會不會被人再挖出來啊?想著想著,小野獸就困了,進入了夢鄉,不知道是死是活的躺著。

再醒來的時候,小野獸看到了一個小孩子的臉,在對著自己笑,還拿著一碗水喂它。小野獸看了看自己的腿,還是那麼疼,可是已經被包紮了起來。終於放心地喝了水,小孩摸著它的脖子,真好,那樣的小手,那樣的溫暖,那樣的撫摸,小野獸終於感受到了自己真實的存在,還活著。

幾天的相處下來,小野獸和小孩子成了好朋友。小野獸從來都是孤獨的,和媽媽在一起,每天都是枯燥的訓練,沒有遊戲的時間,爸爸就不管不問的。小野獸沒有夥伴,更不知道什麼是朋友。只是,和小孩子認識了以後,變得特別信任他。小野獸需要小孩子的陪伴和愛護,它心甘情願地和小孩子呆在一起,如果時光可以永遠停留在那一瞬間,小野獸覺得用自己的生命換取,都是值得的。

可是好景不長,很快,小孩子就對它失去了興趣和耐心。小野獸孤獨起來,常常一個人等在門口,等小孩子回來。漸漸地,小孩子開始討厭小野獸了,不喜歡聽小野獸講動物的故事了,他們不再和以前那樣一起玩耍,一起開心地笑了。他們開始冷戰,開始不搭理對方。

直到有一天,小野獸再次看到了獵人。它知道,它被出賣了,小孩子把它又還給了獵人,不要它了。小野獸眼巴巴的看著門口,希望聽到那熟悉的腳步聲,看到那張給它溫暖的臉,哪怕是一下,一下就夠了。

可是沒有,等了很久都沒有。獵人裝好了子彈,準備對它開槍了,小野獸閉上了眼睛。它想,到了該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了,還有什麼好留戀的呢?

槍終於響了,小野獸感受了一陣劇痛,就沒有了知覺,掛在眼眶的淚,流了出來。它變成了一具屍體,被帶走了。。。。。。

有時候,我們珍惜了很久的感情,在對方的眼睛裏,其實根本不算什麼。也許我們至死都不會明白和懂得,謊言和麵具,我們常常是自己主動製造的,被傷害之後,連眼淚都沒有。在這個世界上,最疼的莫過於欲哭無淚。很多人因為怕死而珍惜生命,很多人因為怕活著而捨棄生命。我不敢說誰對誰錯,我只想,做一個卑微的記錄者,而不是深陷其中。朋友們,你們懂了嗎?

創作者介紹

美好的回回憶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