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缺是一種美,得不到的愛永留心中,如果短暫一霎幷發的是絕世光輝,那追求永恆到底是對是錯。落花流水,是一種殘敗的局面。一折開,便兩樣了。落花,流水;或者落花與流水。情致就變得雋永起來。
春的四月,已屬於殘春了。從二月早春到三月陽春到四月殘春,花是一路地開,又一路地落。花開是春,花落也是春。清明時節,桃花盛開的時候,也就是檔花開始飄落的時候。遠遠望去,桃林如一大片淡淡的紅雲浮動在低低的空中。走進去桃花自開自落。一葉葉花瓣從枝頭紛紛揚揚地落下去,在空中亂舞著,落在潮濕的泥土上,落在帶雨的青草上,一瓣一瓣地鋪開去,又一瓣一瓣地堆積著。頭上飄浮的紅雲,空中是飄著的紅雨,地上是鋪著紅地毯。桃樹下,呆呆地站著,一任花瓣靜靜地落在在頭上,落在肩上,竟不敢挪動一步。那花瓣太嫩太嫩了。
春天多雨,雨把田野泡得水汪汪的。水在田裡的溝裡岸邊的渠裡流著,嘩嘩嘩嘩地流向水河。小河裡的水一寸一寸地漲起來,沒有過了一級河的石階,又沒過了一級河的石階。河面寬了,河水渾了,潺潺地流著。流水先後載著粉紅的桃花、雪白的薔薇,一路悠悠的流出村去。流水轉彎,花瓣轉彎,流水過橋,花瓣過橋。流水在河灣裡停下來,花瓣在河灣裡停下來,如一葉一葉紅的白的扁舟,一漾一漾的。水中游魚浮上來,    喋喋的啄著一片片花瓣。花瓣卻輕輕一漾,逃去了。
流水遠去了,花瓣遠去,一個落花流水的春天也漸漸遠去了。
有閑的時候,翻翻古詩詞,竟在長長短短的詞句中讀到了關於“落花流水”的別樣滋味。李後主的“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間﹗”好像過了春天,一切都沒有指望望了。到了紅樓中的林妹妹,哀哀婉婉的唱著“一進春盡花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情況好像是更嚴重了,她只有“落花”而沒有“流水”。其實“水”還是有的,因為女人是水做的,人亡的過程,也是水流遠逝的過程。
花自飄零水自流,這本是自然圖景,用不著過多的關注和凝望,只是被一些柔弱的一塗抹,弄得後來人也多愁善感起來了,也許殘缺是一種美,得不到的愛永留心中,以致於把落花流水這樣和景致弄得歧義百出,使人提不起精神﹗
春天過去是夏天,夏天過去是秋季,在這樣“落花流水”季節裡,農家的女子從水裡撈出一只只紅菱,在田野裡捧起一簇簇花瓣,那情那景,真的好美好美。

一只思緒迷離的白狐 泯滅自己的靈魂 一只千年的白狐 網住我一生的情結 凝結內心的思緒 期待明天更輝煌 乾枯的小溪 生活,怎麼就那麼難! 只因彼此再相聚 簡單卻很快樂 問題大理石的保養 天然大理石變染色人造石 關於大理石版塊一系列特性 遇見颱風天

創作者介紹

美好的回回憶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