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是神奇的情緒的釋放,科學家說眼淚的排泄可以帶出不好的情緒,真的很神奇,很神奇。哭,只是我自我調整的一種模式,隔天心情依舊會很燦爛,憂傷也跟著明媚。

我有我的信念,我有我的追求,我有我自己的小小世界,我在這個世界裡很好,很好,很安靜,不奢求,也不企盼,不對那些不屬於我的東西抱有希望,但是我得承認,偶爾也會失控。但那只是一小會兒,佔據不了真個世界,這個世界,主題還是鮮明的。

我不再試圖去證明自己什麼,沒什麼值得證明的,該懂得自然會懂,不明白的永遠是糊塗的。

聽著兒子熟睡的鼾聲,摟著他入眠,就像全世界的福祉都被我擁入懷裡,我還有什麼不快樂,還有什麼好奢望的?

不要去懷疑我不快樂,不要質疑我的快樂程度。一切都很好,也不算所謂的庸人自擾,只是偶爾也讓自己的心情放鬆一下,度個假。

每一個歇斯底裡的心情,都要有一個緩解的模式,於是我選擇了文字,把憂愁寫出來,心就會晴朗。

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個夜晚,我獨自呆在電腦前發呆。今夜,依舊如此。

總想寫點什麼,卻又總是無從寫起。每每腦海中醞釀的種種,開了電腦,真的坐在這裡了,卻又無語了。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麼,不明白自己想的是不是在庸人自擾。可是心裡的感覺總是陰影般揮之不去。

有時候在想,是別人傷害了我,還是我自己傷害了自己。到今天,終於明白,那種感覺,是自己在委屈自己。

不管白天還是晚上,動輒便會有哭的衝動,心底裡那根神經,不自覺的就會被觸痛,瞬間臉頰上必會有晶瑩滑落。

不是我愛哭,實在是情難自禁。

很多時候,真想自己一個人蜷縮在角落裡,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就這樣呆著,直到自己支援不住。可是,我有責任﹗對兒子,對父母,對所有關心著我的人,我都有責任。想要墮落,我沒資格。

也許這一份心境根本就是無端的,可是卻是真實的,揮之不去的。我想,應該沒有人會真正理解。

每個人都有所經歷,各人經歷的不同,世界觀便會有差異。我是陽光的,但是,請不要忘了,陽光下,每個人都會有影子。區別只在於有的人只看見陽光,忽視了影子,那他就是快樂的;有的人只看見影子,無視陽光,那他就是悲傷的。可是誰也不能阻止陽光與影子並存,即使在陰天,沒有太陽,影子依然在,只是不顯現出來,不代表它消失了。

我是陽光的,可我卻很在意我的影子。心情晴朗的天氣,影子在,我看得見,但是快樂會覆蓋住它,它無計可施;偶爾也有心情晦暗的時刻,於是影子便像一個隱形的殺手,緊緊地揪住回憶不放,讓悲傷無所遁形。

忽然想起,以前的一個朋友,其實是小時候的玩伴。好多年了,不曾聯繫過,不知道是不是感情變淡了,從不曾想過要聯繫,我想她也許和我想的一樣吧,畢竟我們是同類的人。她現下還在外地打工,至今還沒有結婚,是一個蠻有主見的人;而我卻早已經嫁為人妻,在家裡相夫教子。這可能就是我們不聯繫的原因吧,畢竟環境不同了,心,也許也就不再近了。

好懷念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時光,我們在一起打工,一起玩,一起鬧,一起哭,一起笑。想想,那個時候,她是最了解我的,我想說什麼,不必張嘴,她便知道。動輒,我會哭,她會抱著我,有時我們一起哭,很多時候都是她安慰我。

想念那個懷抱,很溫暖,讓人覺得這世上除了媽媽,還有人需要自己,愛自己。

時至今日,我依舊渴望一個懷抱,能讓我感覺到溫暖,可以毫不設防的把自己交托給TA,盡情的撒嬌,盡情的哭泣。

從來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寂寞的,只是覺得自己很孤單,兒子睡著了的時候,陪伴我的就只有我,有時候還有自己的影子。於是,在黑暗的夜裡,我就像一只受傷的刺  ,傷痛難以自製,還要用堅強的刺偽裝著自己,讓別人不能靠近。我怕身上的刺傷到別人,也怕被別人拔掉身上的刺,如果你是無意拔掉的,然後你轉身離開,我會更痛。

經常經常,我自己偷偷拔掉身上的某些多餘的刺,並且我一直知道這些刺都是不應該存在的,於是就不斷的一再流血,一再的痛,傷疤總是好了再揭,好了再揭,循環著自己的卑微。

對的,就是卑微,再恰當不過的一個詞了。

在陽光燦爛的背後,這樣一種卑微潛藏著,某些別人不在意的舉動,便會激起它的千層浪,於是泛濫,泛濫,泛濫成災,直至決堤,甚至於海嘯。

我常常反省自己,或許我心理真的是有問題的,我總擺脫不了這種狀態。

看《彼岸花》,聽《彼岸花》,我不知道是什麼打動了我。看著看著,我在哭,一直哭。

黑夜裡,王菲的聲音有點空靈,於是我害怕。當看到涓生自殺的情節,我不禁環顧四周,呵呵,好好笑,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麼。但是絕非是死亡。我從沒想到過死亡,也從沒害怕過死亡,人生總要走到終點,我希望晚一點,再晚一點,有很多事我們還沒有去做。

許是那一種孤寂感染的我,那種不被人理解的心情,讓人無法釋懷吧。我再看《彼岸花》,再聽《彼岸花》,再哭‧‧‧‧‧‧以後不會再看了,看的好落寞。

曾經,我的世界一度不再孤單,那是因為我還有你,後來,你離開了,只留下勝之從前的卑微給我,面對自己,面對你,你,讓我情何以堪?

你不知道,這一段,我走的好艱難,我覺得自己就好像是在痴人說夢,說著一個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夢,雖然這夢的結局我早已堪破,可還是無以應對。

你讓我無能為力,我只能以哭來排遣傷悲。想到你,哭便是背景。儘管我知道,任何一個“你”,都不可能有完美結局,還是會做夢,夢見一個模糊的身影,一個不真實的擁抱。

我想,活在現實當中,也可以有一個幻夢吧,就這樣夢著吧。我其實真實的知道,你已經忘了我。我該祝你福祉了吧﹗

原以為再次提及你,不會再哭了,可是我又錯了。

不過,已經不一樣了。

每天早上醒來,照照鏡子,告訴自己︰挺不錯的,很完美。給自己一個微笑,告訴自己,心是晴朗的,就沒有雨天。允許下雨,可是不允許一直下雨……

好吧,奢侈的叫自己一聲寶貝兒,一切安好。

煙雨下的巷子 謝謝你的溫柔 溫柔與憂傷隱匿心底 在茶的清幽裡 穿越人生風雨

創作者介紹

美好的回回憶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