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兩大愛好,一文學,二攝影。其實他們又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在寫生活。用鏡頭寫那些我要寫的生活。

有人說︰紀實攝影接近小說,追求題材的故事性;抽象攝影類似詞曲,講究形式的變化;而藝術攝影就如同詩歌了,需要感覺上的精雕細刻。從其龍的攝影作品,可 以洞察到先生對攝影藝術不倦追求和藝術感染不斷昇華的艱辛歷程。從抽象到具象的審美意識裡,先生更作眼於捕捉生活中的某些細節,美其實時刻會在我們眼前出 現,難能的在於去尋覓和發現。從其龍先生幾天前路過一所校園,路邊花園中小不見真趣的幾顆蒲公英小花,被先生做了文章。從他拍得的這一組成像圖片中,我陶 醉在“蒲公英”被藝術加工後所彰顯出美妙絕倫的視覺享受裡,而驚嘆這幼小的生命,一旦被藝術家截獲,即成為令人折服的養眼傑作。往往被忽略的是,這裡蘊藏 著其龍先生從書卷鑽研到藝術實踐漫長的苦旅後才信手拈來的智慧和技巧,可謂“梅花香自苦寒來”。

幾乎在歷次濱海書畫攝影展中,觀眾都能用直觀的眼光驚訝的發現,原來我們濱海是這樣的美麗。當欣賞完一張張精美圖片後,你看到好多圖片下方都會標有“陳其龍攝”標籤。在攝影家手中,鏡頭是筆,存儲材質是紙,光影變化構圖成像就是語言了。

記得十年前,在濱海公園門前看了一場文藝晚會,作秀的場面我沒有過多的注視。然而,一位攝影家的身影讓我目不轉睛,他手中拿著一部照相機,脖頸上又掛著一部照相機,肩背一個攝影大包,一忽跑到前台左右側,一會面對觀眾席,一會換裝膠捲(當時沒有數碼單反相機)和閃光燈電池,忙的滿頭是汗,不亦樂乎。我頓時產生一種敬佩感,其龍先生對攝影藝術如此的執著和敬業精神,令我感動。

以後更多的是在《濱海報》和其它報刊上,每每有其龍先生的攝影作品,我都要一一的去欣賞,儘管在這之前我還不曾相識其龍,但定格在他鏡頭裡的每一張照片應該說都是一篇無字的散文。從農田春苗到良田灌溉、從供電架線到建築吊車塔架、從社區物業到工廠車間、從節日慶賀到尋常趣事、從城市景觀到園林綠化、從沿海高速到大港風光等,一個個精心構圖的畫面,無不凝聚著其龍先生對家鄉熱土的眷戀和濃愛之情,以圖片模式記錄記憶著家鄉發展的檔案收藏。透過他的作品,彷彿就象站在家中的窗台前,可以俯瞰整個濱海的巨幅畫卷,可以沈浸在這充滿鄉土人情的鄉音鄉貌中,細品玩味著每張照片中內涵著濱海一年一變化,舊貌變新顏的驚喜﹗

有緣終於在一次“書畫攝影展”中結識了其龍先生,由於他在圈內友人中為人謙遜濃道、勤勞務實、待人熱心,大家習慣了稱他為“龍哥”﹗我脫口而出,倒覺得更是親切,便有了似曾早就熟悉的老友之感,內心當然是尤為自豪。人生得良師即是得益友,作為攝影愛好者的我,有幸加入了“濱海縣攝影協會和市攝影協會”,今後能與眾多的攝影家們在一起交流溝通,仍屬是我一大愉快之事,豈不美哉。

愿龍哥領銜的這支漸以壯大起來的黃海之濱攝影團隊,在和諧的生態家園濱海大地上,用自己的慧眼,透過鏡頭去描述譜寫“大港時代”的贊歌﹗

西湖成就了多少愛情 用我的愛熏陶你 過去留下的是風景 寫滿曾經纏綿的過往 一份明媚的心境 把細碎的片斷放進書架 女人深深的腳印 望眼欲穿的春雨 花開陌上 淡淡的就好 幸福就在心裡 一只穿越時空的天使 See spring time again Travel alone 一起蹉跎年華到天涯 換個位置坐下 尋覓一塊淨土 Gone with the wind 猫之言

創作者介紹

美好的回回憶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