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訴思念的蒼洱住事,望夫雲端,還有松明樓下,劍浪詔的情山劍湖,所有的皆付一紙青箋,隨同飄浮的雲煙上上下下點點滴滴由心而生。負石的阿媽阻斷了大唐遠 征的軍隊,卻無法阻隔從那時起,我對你的牽腸掛肚,還有深深的思念;拿起朱筆為先生,放下朱毛成木匠。隔山隔水山山水水無窮無盡,我有一手好的木工手藝 活,可雕龍也可畫棟,可修橋,也可修出綿綿長長遙遙遠遠走向遠方的棧道,可就是不得不因你,而遠走夷方,因你而背井離鄉。只為積攢當年足夠的嫁妝,再還 鄉,娶你回家……
一生,一世,一雙人。一季春色、兩分紅塵、三分似水流年。多少人,為您深陷紅塵,戀戀不舍。而我卻為您所困,生生世世不得也不能 解脫。又許多少人,口口聲聲說要忘記你,可總是在心底難舍難棄深深思念你。而我呢?唯一能做的只能用文字書寫對你的思念,用蒼白的文字,在這冰霜漫天的冬 季,深深將您憐愛,深深將您珍藏。
你,究竟是怎樣一個女子?相思,相望,終究不能相親,不能相愛。
你,是一道,一道超然於紅塵的奇絕風景﹗你,微微失神,幾許天寒,又惹幾許滄桑。
你,悄然回眸,陌上即將春來,花將盛開。你,媚嫵於凡塵,脫俗於人世間;
你,婀娜多姿,徐徐帶雲而來,鐘山為你含黛,  江為你溢彩。因為你,所以每一天曉鈴的晨鐘愿為你吹醒大地;所以每一天暮鼓時分,白月亮愿為你深情守候,天雨也愿為你流芳。
你,繡花頭巾,猶如盛開在點蒼山頂的山茶花;頭巾低垂,宛如雪白的纓穗飄飄洒洒;潔白頭帕上,再點綴著雪白的絨毛,恰如蒼山頂上那冰清玉潔、經夏不消的皚皚白雪;美麗的發辮,似一輪彎彎的月兒掛在天上,於是,傾刻間,洱海邊柳樹梢,升起的一輪皎潔無暇的明月。
你, 就現身於傳頌了千年萬年古往今來白子國愛的山花詞曲中,還有戀的歌謠裡。你就是令千千萬萬白子國的男人,傾心等待,一生用心守護,那個月後初現,歌中思念 的女子﹗淡雅、絕塵、柔弱、在思念間,你幻化為千百種旖旎,宛若大葉高山茶花柔美中隱藏著一點點嬌情的嫵媚,似玉的溫良中略帶著半分寂雅一分純潔。輕輕挽 就如墨的雲髻,淡淡梳妝如花的臉頰,還那個素衣飄雪的青裙,你風采嫣然燦爛,你氣度清華永久。你就是那個窮我一生,盡我一世,也讀不夠看不透的白蘭般風花 雪月單純而清逸女子。所以,因為戀著你,竟不知歲月在指尖一天天的老去;因為想著你,必將心心相惜,任玉蝶化成灰,任滄海變桑田。

愿待佳人月下來,甘心白首不相離﹗多謝紅顏長相隨,唯有情真愛長久。

醉心,唯美?或許您太美麗了﹗以至於,千百年來,竟然,沒有一個人,能說得出您的模樣。
而我呢?也不止一次,或者說,從小到大都在想像您的樣子。只是,經年累月的想念中,思念如同點蒼山上,皚皚白雪越集越多,經年不化。思之久,我臨窗而立,抬眸相望,風擺楊柳枝,白雪映霞紅。發覺,原來您就深藏於無邊的歲月裡,淡雅淺笑,飄然若舞;念之切,我於高樓擱筆淺墨逸香,頓悟原來您就隱身於前生今世的紅塵世俗間。
遙望蒼山綠,近觀洱海清,吟唱間月亮已白,山茶已紅遍夢鄉。再一次在阿鵬的故鄉,想起你,念起你,你就恰如一夜春風逢春而來,吹開上關百花成媚後,悄然絕塵遠去......
雪月風花,天為誰春﹗霓裳彩斗、雲鬢花垂、清歌互舉、玉步徐移。您略帶清香,沿著蒼山洱海間,那條彎彎長長的茶馬古道,魂兮夢兮,肆意拔動心弦,輕歌低唱一如從前情溫三江,隨著麗水金沙輾轉驚世般潛入心田。從此,黑夜不再漫長,淚中含笑,苦中生甜。
一身青衣白裳,你盡穿出了千姿百態還有千嬌百媚;穿出千萬種山水滋榮的味道來,讓世人永永久久地聯想翩翩;淡綠素裳,步  尋幽,白裳雪傾,素顏如霜,你穿盡了山河間的風花和雪月,穿盡百花爭艷鸞翔鳳集。於是,白子國靈性牲靈“蝴蝶”,隨著春花秋月,還有山間潺潺流水,為你翩然起舞;殘霞笑顏淺,白衣舞凝霜。你,踏浪尋渡的情歌,隨著漁網落去洱海,捧月而來,唱醉了一湖的水;你隨同白月亮升起,隨同阿哥三弦而吟唱的情牽夢縈的山歌,唱醉了山上那一山的人和山下痴痴的我。山下我在遠遠的陪著你、想著你、因你而哭、因你而笑、因你而柔腸百轉,因你而百轉千回,因你游離於苦樂兩極,你卻不得而已,而我呢?也深知只要真心相戀,我定會成全你做一個清逸絕塵,冰清玉潔的離塵仙子。

你,一路輕輕苦訴,春風化雨般讓我如夢初醒;你,一路默默作陪,如山澗清泉洗滌污垢的心靈;你,讓遠行的人,心有所依不再流浪;你,撫慰了孤寂的心,溫暖了失落的心,讓愛回家。許是這些,竟不知該如何傾訴對你的情深意長。真想,在歲月那頭牽著你的手﹗帶你,走進風花雪月的往事裡,繼續我們一如初見的愛的情節。想您,在歲月的這頭,無比惆悵和彷徨,因此,一時語盡斷;因此,在想你的時候,男兒也會背著月光,和你悠長的身影,悄然淚下……
歲月苦短,人生如夢,大愛無疆;你的真愛,無傷也無涯。在酒醉時,你飄然入夢,令我悄然進入夢鄉。在夢醒時,回憶和你走過的每一道或熟悉或陌生的風景,一時間,變得如此淡雅清和,回味悠長。足以用來溫存今生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最後魂歸山林情依綠水寂靜的我。我愿沉靜於對你無怨無恨無邊無涯的思念中,我愿陶醉在你山高水長情深意濃傾泄所有深情濃意的愛撫中。也愿長醉從此不願醒來,更不忍離去。但只嘆紅顏短暫韻華漸遠,只恨黑發染白你我終將慢慢老去。所以,今生這一條能通江達海直達海角天涯的愛之路,我情牽你的喜與樂,與你同路。踏月而回,我仍在不斷為你寫情歌,不斷在為你寫情詩,還有那形散意不散的文字。恰逢麗日,許你歲歲清歡年年免我與你流離,相攜相伴裊娜塵世間。故托明月清風千裡寄相思,盼你在桃花盛開時節,帶著愛的神話,采一朵山花帶愛回家﹗
蒼山含雪,玉洱捧月,清風微微,梅花徐開。冬將逝,春已不再遠。真情涌動,必生濃意;日生久,久生情。你,殷殷相惜,情真意切,隱忍賢淑;你,這個小巧妙漫,素黛清顏的女子;你,這個冰雪為玉骨,花香為靈魂的女子;你,這個如山茶花盛開,如水嬌媚的女子;對我,如此情深意重,且執念源遠流長。由一段情結緣以來,由一件事相識以來,由一句話相知以來,你從未以情相迫,以愛相脅,如一涓清流,緩緩的將你的愛戀無斑無瑕地沁入我心。情深如此,恩重於山,怎奈我不一往而深,生生相戀。我此生,已無憾;也無以回報;僅能,用我矢志不移的心,攜你徜徉愛的天堂。
可是,倘若下輩子再遇見你,我一如今生,一介寒生,一貧如洗,衣衫褸襤。你,能否?能否?一眼就將我從熙熙攘攘的紅塵中認出?你,還能否?能否?還在,小河淌水的岸邊深情守候?在那,隱隱約約的月亮下,一樣為我停留片刻;好讓我駕一葉輕舟,快些擺渡茫茫情海,帶著風花雪月上岸擁你入懷。從此,隨我無憂無慮,延續今生的地老天荒。

在遙遠的日子裡 讓人懷念的古老水井 何等清歡? 生死兩茫茫 槐花盛開的日子 再見了,我的香煙 難以抗拒的白開水 面對幸福不再困惑 簡易瘦身操 攻克肥胖重災區 自信圓滿 樹王椿樹 絕美易逝 黨旗飄揚 千年蝶兒 我就是要開花 等待精靈的召喚 清歡一場 春日的蒲公英 蘆葦般的年華 圖章 柳兒妹妹 紅塵萬丈 蘆葦般的年華

創作者介紹

美好的回回憶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