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了靠著奶有時候,我們願意原諒一個人,並不是真的願意原諒他,而是我們不想失去。不想失去他,唯有假裝原諒他。不管你愛過多少人,不管你愛的多麼痛苦或快樂。最後你不是學會了怎樣戀愛,而是學會了怎樣愛自己。如果我哭著請求,如果我跪地哀求,你能不能為我而留。

有人告訴我,魚的記憶只有7秒,7秒之後就不會記得過去的事情,一切又是新的開始。所以我寧願是一隻魚,7秒一過就什麼都忘記,曾經遇到的人,曾經做過的事,都可以煙消雲散。可是,我仍然無法忘記牽掛的苦,相思的痛。

每一個不敢再愛的女人一定很深的愛過,看起來好像百毒不侵,其實早已百毒浸身。在跌跌撞撞中,我才明白,原來所謂安全感是自己給自己的,做到自立才能自強,自強才能不求人。可是女孩自強真的是好事嗎?我努力的讓自己強大起來,努力的保護自己不受傷。於是,我越來越冷漠,用脾氣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冷眼旁觀那些世俗的情感。直到我想要卸下防備的時候,卻找不到原本的溫柔,身上的刺,刺痛了別人也紮傷了自己。

寫字的人總是有病的,我似乎病的不輕。深情的眼神,冷漠的話語,也許最大的溫柔就是掩飾。我不會忘記那個空曠的房間,冰冷的床,還有蜷縮在角落裡寫字的人。身邊總會有些人,他們率真的像個孩子,人人都羨慕他的樂觀,其實,你哪裡知道,前一秒還傷心地流著淚,後一秒立刻洋溢燦爛笑容。他們其實沒有能力獨處,夜深人靜時,總是坐在窗前對著夜空冥想失意的苦楚。就像是太陽花,向著太陽的正面永遠明媚鮮亮,再照不到的背面卻將悲傷深藏。我總是習慣性的爬上窗台,仰望夜空,那麼安靜那麼深邃。一定會有人和我一樣總是這樣遙望夜空,也許我永遠不會認識他,但卻懂他的心情。

有這麼一道測試題,在一個暴風雨的晚上,你開車經過一個車站,三個人正在焦急的等著公共汽車,一個是快要臨死的老人,他必須立刻去醫院,一個是醫生,他曾救過你的命,你做夢都想報答他,還有一個男人,是你想嫁的人,也許錯過了就沒有了。而你的車上只能載一個人,會怎麼選呢?老人就要死了,首先應該救他,可是醫生救過你的命,也想讓他上車,卻還不想錯過那個夢中情人。 “給醫生車鑰匙,讓他帶著老人去醫院,自己留下來陪夢中情人一起等公交車。”也許這是最好的回答,可是卻沒有人在第一時間想到。是不是因為我們從沒有想過要放棄我們手中已經擁有的優勢?有時候,如果我們能放棄一些固有的狹隘和優勢的話,或許會得到的更多。我也想有個人能夠經常對我微笑,經常跟我說說心裡話,我也想有個人能夠珍惜我們在一起的每份每秒,我也想有個人能在我孤獨無助的時候陪在身邊,我也想有個人能夠心疼我,陪我看細水長流。可是這個時代的愛情總是在謊話中退色,真真假假中結束。謊話聽多了,真話難免有些刺耳。不是時代遠離了愛情,而是許多人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用心去堅定地溫暖另一顆心。不是愛情不在永恆,而是浮躁和易變的心靈一次次與真愛失之交臂。

有些東西,儘管用力企圖抓住,最後終究會隨風而去;有些東西儘管伸手企圖碰觸,最後還是擦肩而過;有些東西儘管靠近企圖所有,最後終究悄聲而碎。有些東西真的觸及不到,總就是注定的無力改變。

一個人久了,會懶得戀愛;
一個人久了,朋友會越重要;
一個人久了,會越來越喜歡聽歌;
一個人久了,電話常常會忘記帶;
一個人久了,會養成一個怪癖;
一個人久了,會對愛情越來越挑剔;
一個人久了,除了寂寞點外還是蠻開心的;
一個人久了,會慢慢變得成熟起來;
一個人久了,會對所有的節日沒多大期待;
一個人久了,會喜歡買很多鞋子,帶自己去很遠的地方;
一個人久了,會覺得無拘無束自由自在天款地廣;
一個人久了,會越來越理性,越來越現實;
一個人久了,會不經意的悄悄落淚,在眾人面前裝作什麼都無所謂。

總之,一個人久了,是很幸福的時光,雖然有點寂寞和無聊。但是,遊走在自己的街道上,什麼都可以無所謂,沒有任何束縛。即使很多人都在疑惑,為什麼沒有告別一個人的時光

因為,一個人久了是會上癮的。

明明那麼孤單,卻偏說一個人真好。

和小朱童鞋總是在路上放肆地唱著:我想我會一直孤單,這樣孤單一輩子......

創作者介紹

美好的回回憶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