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野獸的腿斷了,失血過多讓它奄奄一息。它的媽媽逃走了,沒有帶走它,也帶不走它了。獵人在它的面前,舉著槍,隨時都有殺死它的可能。在這一刻,小野獸特別希望那把威脅它的槍突然沒有子彈或者早點發出那致命的響聲。有時候,等待是一件比死海可怕的事情。因為等待裏,有無數的可能性。它的腿很疼,腦袋也是,它拼盡全力不想去想結果。獵人的槍口還對著它,它無力去顧忌了。有那麼一瞬間,它想到了它死後的事情。是被掩埋在黑暗的泥土裏爛掉嗎?被人把身上美麗的皮毛剝光了,赤裸裸得疼著死掉?那樣的死相真難看,小野獸莫名其妙覺得挺羞澀的,羞澀到了噁心的地步。死了之後,會有臭味的吧?會不會被人再挖出來啊?想著想著,小野獸就困了,進入了夢鄉,不知道是死是活的躺著。

再醒來的時候,小野獸看到了一個小孩子的臉,在對著自己笑,還拿著一碗水喂它。小野獸看了看自己的腿,還是那麼疼,可是已經被包紮了起來。終於放心地喝了水,小孩摸著它的脖子,真好,那樣的小手,那樣的溫暖,那樣的撫摸,小野獸終於感受到了自己真實的存在,還活著。

幾天的相處下來,小野獸和小孩子成了好朋友。小野獸從來都是孤獨的,和媽媽在一起,每天都是枯燥的訓練,沒有遊戲的時間,爸爸就不管不問的。小野獸沒有夥伴,更不知道什麼是朋友。只是,和小孩子認識了以後,變得特別信任他。小野獸需要小孩子的陪伴和愛護,它心甘情願地和小孩子呆在一起,如果時光可以永遠停留在那一瞬間,小野獸覺得用自己的生命換取,都是值得的。

可是好景不長,很快,小孩子就對它失去了興趣和耐心。小野獸孤獨起來,常常一個人等在門口,等小孩子回來。漸漸地,小孩子開始討厭小野獸了,不喜歡聽小野獸講動物的故事了,他們不再和以前那樣一起玩耍,一起開心地笑了。他們開始冷戰,開始不搭理對方。

直到有一天,小野獸再次看到了獵人。它知道,它被出賣了,小孩子把它又還給了獵人,不要它了。小野獸眼巴巴的看著門口,希望聽到那熟悉的腳步聲,看到那張給它溫暖的臉,哪怕是一下,一下就夠了。

可是沒有,等了很久都沒有。獵人裝好了子彈,準備對它開槍了,小野獸閉上了眼睛。它想,到了該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了,還有什麼好留戀的呢?

槍終於響了,小野獸感受了一陣劇痛,就沒有了知覺,掛在眼眶的淚,流了出來。它變成了一具屍體,被帶走了。。。。。。

有時候,我們珍惜了很久的感情,在對方的眼睛裏,其實根本不算什麼。也許我們至死都不會明白和懂得,謊言和麵具,我們常常是自己主動製造的,被傷害之後,連眼淚都沒有。在這個世界上,最疼的莫過於欲哭無淚。很多人因為怕死而珍惜生命,很多人因為怕活著而捨棄生命。我不敢說誰對誰錯,我只想,做一個卑微的記錄者,而不是深陷其中。朋友們,你們懂了嗎?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街角,風亂奏相思的音符,卷起三尺的塵埃。你在三尺之外,搖曳離去。

若是在最美的年華相遇,是否也會在最窘迫的年華里追憶,最無望時離開…

太多的美麗,美麗的回憶,記憶的傷,記憶的歌還在吹拂青春的腳步,一串又一串冰冷的腳步,踩著會痛,空氣很擁擠,兩個鼻孔都不夠用,風寒毫不猶豫的襲擊肺的深處,感冒也在我身體中停頓。於是乎,心亂如麻,肺愁眉苦臉。趕走了感冒,也趕不走陪你看落花的年華,只有在期期待待中等,三尺之外,你是否看見…

想寫有你的故事,看一圈又一遍的花開香滿懷,記憶中有你,樹下笑容可掬,卻沒有我存在的意義

青春,蒼白梗塞,寫不出你的故事,寫不出無奈,邂逅的花瓣,一朵你的無奈,一朵你的決然離開,三尺之外,青春有多少可等可懷?等候懷念,一切的一切,已是定局,不如,淡入淡出的淡忘,淡然淡定的淡薄…

最美的年華,最美的快樂,遇見你的,三尺之外,花開花敗,幸福瀠洄,駐足亦或流暢,坐樹下細品花姿百態…

不在歎世事無常,冬天的冷,依稀悠長,枯萎了的樹丫,凋零的氣氛,天氣不由人所想,池塘邊青青柳還是微風蕩漾,煙霧一絲絲織成無邊的網,把壓抑全收納心扉,在心靈深處呼吸又呼吸,聞不到冬天的暖陽,聞不到青草的馨香…

張望又回望,記憶的路,零碎散亂,在陰冷的天氣下,發出厭惡的黴菌氣息,好久沒看到太陽,天空灰濛濛的色彩,單調…

討厭這樣的天氣,有時候,甚至懷疑自己的眼睛,是否看錯了,是否近視了?原來自己沒有看錯

雲沉兮霧重,情深兮愛濃。世俗無定,誰的兒女情長,看到紗擋住的半個蒼穹,三尺的塵埃,親手送上的離別,淚淚斷紋,累滴滴答答的四處流竄,無可躲藏。

下一次,親手寫不出的願望,為你還是為自己,茫然又難忘,熠熠耀眼,刺痛你曾經住過的地方…曾經,以為一輩子一定很長,會不會沒時間陪你看夠春暖花開?看夏日荷樣,看秋楓葉紅,看白露為霜,只不過,三尺塵埃落定,遠離天崖四方,一切成哀,紅塵不過是萬丈…

寫不出故事,筆跡有點淡化,化不出你的模樣,青青的故事,有你,有我,有疑重的空氣,還是當初的三尺萬丈,藏不了,埋不下,青青那三尺萬丈,流竄不了隱隱約約的天空,變化成光芒透霧煙,穿梭黑暗亦是潮濕的地方.

花,總有落盡的時候。夜夜歎息,上鉉月滄滄,不遙望,不冷傷。紅塵,不過是萬丈

總是對自己說,寫一個故事,一個沒有離別的故事吧!沒有曾經的滄海和巫山雲雨,沒有太多的淚撒九霄雲外,下筆太倉促,揮不去的別離,總是與影相隨,亦或是,不自覺地成了生命的一部分。總對自己說,這個世界有太多的別離,下一刻,不想製造太多的悲具,不自不覺的就寫成壓抑,低沉,低潮,別離…總是問自己,為何寫完一篇又一篇的花開花落?一首又一首的三尺塵埃?最後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不希望結局,不希望離別,大概還有希冀,不想過早畫上句號;害怕失去你,害怕找不到你。

青春,若無其事的你,打擾我世界的寧靜,淡淡的煙草,靜靜的韶華,彼岸的花開,舊屋簷下的櫻花雨…不懂花事,不懂花信,不懂花語,不為花期

匆匆亦匆匆,來不及說再見,來不及。該開心吧!因為,再見,便是再也不見。

冬風拼命的奏著別離,下個季節,在哪裡沉睡?一個人,一座城,回憶人生;一段過往,過客層層。看不透,三尺塵埃,一堆草叢,一坯黃土,沉沉浮浮

寫不完的結局,不完整;一遍又一遍的練筆,一頁頁撕扯的廢紙,滲透春夏秋冬,時光如梭,就這麼一直淡下去,沒有結局的結局我的青春不是我的,放肆指尖的風,把淚水風乾成夜的色調,灰,白,暗然,交織,還有燈光,迷離…

誰的舊愛,不是別人的新歡?紅塵過客,戲說人生,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你若有意栽楊柳,來年雁棲樹枝頭。懸崖萬丈,錯過的風花雪月與誰說?期待下次花開,趁著月色聽聽花開的聲音。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