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離破碎的街巷,城市的殘垣斷壁是承載過往的符號,夕陽的光輝籠罩在這片土地上,殘雪在落幕的餘溫中依然蒸騰著點點水汽。一個女人走進這裡,她就像是位舞者一步步從過去泛黃的時光中走進這彷彿是裝幀好的回憶錄。每一塊石頭,每一道橫樑都刻著曾經的繁華與那段血雨腥風的煎熬往昔。湖藍色的長發盤在頭上,曾經的少女先今已是人母。她不在年輕,時光在她的面容上留下了走過的痕跡,只是眼中的清澈和堅定一如往昔。女人一邊走一邊撫摸著這些見證後代可以將這段歲月刻在歷史中的記錄的殘骸,她穿行在這些廢墟之中,彷彿她是從畫中來的舞者,彷彿她已經歷過滄海桑田的瞬間萬千,彷彿時間凝固在那段不堪的歲月唱著繁華落盡的悲歌。每一道斷牆後面都有一個枯骨的哀泣,每一扇窗櫺背後都隱藏著一個無家可歸的魂魄靜靜的徘徊在這裡守望著這來之不易的和平。
多少年前,可以許願的七龍珠就已經消失,受到重創的人類只能憑藉自己的力量重建家園。如果,如果還有那傳說中的神龍,如果那些人從一開始就不曾來過,如果這只是她的一個終究要醒來的夢境,如果沒有如果…
外面的滄桑似乎影響不到她寂靜的內心,她是走在與時間相反的方向上的,一幕幕的回望過去的那些日子,平靜而專注。她早已洞悉了這個世界的瑣瑣碎碎,飄著生活氣息的小巷、龐雜街道的浮華、亦或是品嚐酸甜苦辣的眾生相…
或許是上了年紀的人都喜歡回憶,亦或是喜歡回憶的人都添了一些年紀。最近她時不時的陷入某種意境中追味發呆,誰會浮現誰又會沉落?她在想她的朋友,那些從敵人轉變為朋友的傢伙們,她在想那個人,總是一身冰冷的戰鬥狂,掛著一張萬年撲克老K臉,像是所有人的債主。人的一生是孤獨的,注定要看一輩子孤獨的風景,不斷地和周圍世界的所有揮手告別,想著自己擁有了萬物,沒準下個路口一個拐彎便淪為了乞丐。她沒有奢望過那個人會呆在自己身邊一生一世不離不棄,不會有什麼事物會成為禁錮他前進腳步的枷鎖。直到那一天,他終是沒有回來,那種看不見人聽不見聲的離別或許才是最哀傷的道別,從那一刻開始便沒有重逢的相約與如期而至的期望。婦人再也不會聽到有人抱怨說是重力室又壞了、也不會有人讓她這樣關心留意、為他的執著發脾氣,那個和她吵架從來不會贏的男人化成了星空中的塵埃,飄蕩在這個宇宙之中。他們之間,終究是有著羈絆的嗎?
上帝說“活在回憶裡的人最幸福,也最痛苦!”
是的,他和她走散了,再無相見的機會,於是她走回回憶中將那段他們倆一同生活的歲月再重溫一次,以便在流年中和他在聚一聚。回想一點點穿過佯裝平靜的表面,像根刺抵在那難以撫平的傷口。音樂開始的時候,四周逐漸溢出夏天蝶舞花裳的清香。然而,回憶是殘忍的,它將活著的人細細凌遲直到血肉模糊,回憶中停留著那份現如今已經無法挽回的愛情。她知道他們之間隔著一條河,她在此岸,他在彼岸,光陰岸兩邊開滿的繁華鎖住了誰的愛戀與思念。他們之間存在的是愛情嗎?她不忍問,他不會回答,但是無言中卻內核著石破天驚的情緣。他們之間可以用“有緣無分”來形容,相聚卻不能相守。沉睡已久的布幕緩緩拉開,現在終於可以用“物是人非”來形容了,是該快樂還是該憂傷。少男少女從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那個曾經的夢閃耀在似有似無的透明的水晶鞋裡,歲月的戰車碾過青春隆隆而過,當年的那位少女尋找龍珠的心願是什麼來著。回憶中的人又是脆弱的,不經意間就會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最悲美的不是陪著愛人一同赴死,而是替他在漫長寒冷的日子中活下去。習慣了無期的等待之中,將盛開的花朵慢慢熬到枯萎。生命是一座恢弘的城,隨著歲月的風化出現裂縫直到用手一碰便會轟然倒塌,化成細細的流沙,狂風吹起沙塵漫天飛舞。
這位湖藍色長發的婦人必將心如止水的走完此生,留下一片蒼涼和無盡的嘆息化成承載著一切的花瓣,守著兩個人過去的美好。她是活在愛的綿延之中,在滾燙的心上跳著舞,她將絕望譜成了舞曲的。然而,隔著時空的布幕看回去,越美好就會越淒涼。謝幕前,她要上演一幕屬於自己的戲,這場獨角戲的導演演員與觀眾均是自己,舞台上的一顰一笑如落雪無聲。舉手投足均是啞然的姿態。
風吹過街道,鬢角幾縷湖藍色的髮絲隨風飄起,逆風飛過時光,此生用此雙眼替他看著這晴乾萬世。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