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冬季輪迴,冬天如少女般又整妝束髮的來臨,呼嘯著寒風吹至。吹敗了殘花,吹落了枯葉。凜冽的風吹殤了蝕骨的疼痛,獨自淒咽著。
    遊漫在這淒風獨嘯的夜裡,單薄的身軀怎禁得起這惡魔般的厲風侵蝕,早已冷的發顫。多少回游盪在這條淒寂的道路上?多少回與浦江擦身而過?從未停歇過自己的身影觀望江水的容顏,今日,又匆匆地從你身邊踏過。我不知有多少回這樣匆忙的腳步?想,有一天停歇下一切匆忙地步伐,回望一番。望一望,那些被遺忘的風景;憶一憶,曾留下的美好足跡。
    或許我把自己壓抑的太久,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心嚮往何放?到如今,我也無法完全釋懷。思至此,紅淚悄然盈眶,我真的好想痛哭一場,讓積壓的愁悶隨著淚珠一流即逝。
    並無一點技能在身的我,常常受人譏諷.因為我喜愛讀書,也經常買些課外讀物,尤其是詩集.每每捧起書本想如飢似渴之時,長輩就會斥責說:"每天讀這些書有什麼用,又不考大學,正經事不去做,在這浪費工夫".總之說了很多打擊的話,一句一言傷的是心靈的痛楚,我不敢說我要飽讀詩書,但讀書習文也錯了嗎?
    在這個現實的社會中沒有一點的生活技術,就無法安生在這個世界,這個社會,因為競爭很大,所以就會被淘汰.
    一絲泠泠的晚風又吹起,好黑的夜,我不知道度過了多少個徹夜?也不知道將來要度過怎樣的黑夜?長思處,真希望在我游弋在漆黑的夜裡,尋不到前方的路之時,能有一顆璀璨的夜明珠為我指引方向,引我尋回舊時的快樂.
    獨自扶案凝墨,冰冷的文字卻是我永遠揮之不去的寒冷利劍。字字句句穿腸而過。添上一件棉衣,暫時的溫暖,暖的只是皮囊,卻暖不回似千年寒冰樣的心。
    在這座過於繁華的都市,究竟有多少人是歡心富足的?太多的人在追求,在拼搏,在為未來奮鬥.還有多少人能夠談泊一切名利,真想做一個隱居之士​​,這世界的任何喧囂繁景都與我不相干.社會在快速地發展前行,難道人心也在快速的泯滅不成嗎?哀嘆一聲,“浮雲世態紛紛戀,秋草人情日日疏。”
    在這死寂的深夜,是誰敲喚著心底的傷痕?為何又讓我斷盡愁腸?愁到斷腸,焉得叫人不傷悲。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