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瞧我所在的都市裡,被淘汰N久的自行車還是他們的出行工具,滿載的公交車是他們的專屬司機,偶爾有個的士也是他們迫不得已。總在擠公交的時候覺得很慌堂。家裡的公交車已經很少有人坐了,基本上以電動車或託摩車所替代。自行車幾乎都少的可憐。而我家鄉的小城,消費並不比外界低,人均收入也可觀這個春天來的不早

我不喜歡荒蕪的都市,雖是繁華似錦,只是背後是無盡的蒼涼冷暖自知。當自己離開家,在醫院實習的時候,免不了委屈受氣。病人家屬的無聊,老師們對我們的呼來直去,就感覺自己是個小丑,沒有尊嚴,再好強的人也會被磨成無棱的鵝卵石!說實話:我真的受夠了,不願意乾了。我討厭這個工作。人稱的“白衣天使”其實就是被這個社會所賤踏的奴隸!什麼錯都是護士的,什麼不對也是護士的,什麼服務不到位還是護士的錯,怎麼感覺護士就是天生的賤骨頭呢?沒有尊嚴卑賤地活著,就為了那點少得可憐的工資糾纏著風與葉與沙與土

越長大越孤單,越長大越不安。總感覺這麼累心,本該是孩子的我們卻成了他人的出氣筒我不喜歡機械化的上班,也許是家庭影響,只是父母卻總是讓我去安靜地上班,本不是我所希望的。沒辦法,只能接受,畢有竟我的所學就得所用想起正在想你的我

自己是個偏激、易走極端的人,明了自己的脾性,卻還是死性不改。固執著自己的想法不去改變,一根勁也要走到路的盡頭老大不小了,還什麼也沒有呢。一事無成,沒有丁點可以讓自己真正安心的地方。就這樣稀里糊塗地混沌地度過一歲長,一歲長。 2012年謠言是末日,只是與我無關。反正生也罷,去也罷,這個世界是一同消失的。杞人憂天又有何用靜靜地水面上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