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末。冬。清冷。

不是疏離,不是遺忘,其實任何一份感動,我都願意去細細體味,當我收到遠在天府的邀請的瞬間,我怎麼也不能再像這之前那般自若地微笑,我的心思開始凝固。

那個城市,我曾經魂牽夢縈了多久?那年看《金沙》,我又是怎樣唏噓長嘆?那一出舞台劇,幻如詩畫迷宮,美如神話世界,我眼睜睜地看著金與沙三千年的等待,終究只是寂寞流年裡,一朵妖嬈的花短暫的開。
  
金沙遺址就在成都。我曾經對自己說過,若有機會出去走一走,我會先選擇去成都,去看一看金沙遺址,去感受一下金與沙那纏綿悱惻的愛情,去看一看那兩公分的距離是怎樣讓人如同隔世。可是,拋開這份心願吧,拋開,全拋開,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怎樣想見那些和我隔著一米距離的人:老大、梅、星塵,湘,丫頭、蓉兒、蔚藍、海、愛貞、碎……
  
恍不過神來,因這場聚會。歌說的一點也沒錯,我就是喜歡站窗前,像現在,我在看窗外來往的行人,飛馳而過的車流,所有的喧囂和嘈雜全然消失了,我的眼前,靜寂無聲。

終是無法成行的,我清楚地知道這點。當我告訴碎我因瑣事羈絆太多不能成行的時候,我長長地嘆氣,我對自己說,或者終這一生,我也無法走一次這樣的蓉城了。

可是,生命中總會有一些遺憾的不是嗎?

人生很短,我卻相信有緣千里,此次我不能見你們,我相信若干年後,我一定會微笑著出現在你們的面前,當我們就那樣聚首,請你們記得一定要說這次相聚的感動和難忘,我會靜靜地聽;我也會說我在遠方虔誠的守望和祝福,好讓你們也知道,我曾經有過怎樣的取捨,和怎樣深深的遺憾。

然後,靜坐,與你們喝著茶,慢慢地撿拾一些記憶的碎片。
  
這是清歡。
  
有些時候,我希望的僅此而已。

ip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